手机版
       

口 部6

作者:左民安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和讯读书
  这个“卤”字读作lǔ,本为象形字。①是金文的形体,外部像装盐的容器,内部像装满了咸盐。②是小篆的形体,与金文极为相似。③是楷书繁体字。④为简化字。

  《说文》:“卤,西方咸地也。从西省,象盐形。”许说不确。“卤”字与“西”毫无关系,本为容器中装的咸盐。咸卤之地不长谷物,如《宋史•刘几传》:“地卤。”这是说“”这个地方是咸卤地(不生谷物)。

  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有“流血漂卤”的话,这里的“卤”应作何解呢?其实,它是“橹”字的假借字,这是说:杀人太多,血把船橹都能漂起来。

  古书中常见“卤莽”一词,多表示冒失、粗率,如杜甫《空囊》:“世人共卤莽。”这里的“卤莽”亦可写作“鲁莽”。但是,《文选•杨雄〈长杨赋〉》中所说的“夷坑谷,拔卤莽”里的“卤莽”,却是指荒地野草。所以,“卤莽”也有“荒废”义,如苏轼《渚宫》:“二王台阁已卤莽。”

  这个“卣”字读作yǒu,本为象形字。甲骨文①就像一个酒器之形。这种酒器一般是用青铜制成,椭圆形,大腹小口,上有盖和提梁。②是金文的形体。中间的一点,表示装有酒浆之意。③是小篆的形体,似乎酒在器中晃动。④是楷书的写法。

  《说文》:“卣,草木实垂卣卣然也。”许慎说:像草木的果实下垂的样子。这个说法不可靠。“卣”的本义应为“酒器”,如《尚书•文侯之命》:“用赉尔鬯一卣。”赉”读lài,是“赏赐”义;“”读jù,黑黍;“鬯”读chàng,是祭祀用的酒;所谓“鬯”就是用黑黍和香草酿的酒。原话的大意是:我赠给你香酒一樽(或谓:我赏给你中樽酒杯一个)。《诗经•大雅•江汉》:“厘尔圭瓒,鬯一卣。”“圭瓒”,一种玉器;“厘(lí)”,通“赉”,赐给。这是说:赐给你一个玉器和香酒一樽。

  这是“困知勉行”的“困”字,原为会意字。①是甲骨文。外边的方框像门的四旁,中间的“木”为门撅。“困”是“”的古文。②是战国竹简文的形体。③是小篆的形体,与甲骨文相同。④是楷书的写法。

  《说文》:“困,故庐也。”恐不妥。“困”字本义应为“门橛”,因门橛有限制的作用,因此引申为“围困”,如诸葛亮《后出师表》:“困于南阳。”也就是被围困在南阳的意思。从“围困”义又能引申为“窘迫”、“困窘”,如《史记•屈原传》:“齐竟怒不救楚,楚大困。”这是说:齐国竟然生气而不去救楚国,楚国非常困窘。由此又可以引申为“贫乏”,如《史记•宋世家》:“岁饥民困。”又能引申为“生活困难”,如《尚书大传•略说》:“行而无资谓之乏,居而无食谓之困。”由“生活困难”又可引申为“困倦”,如白居易《卖炭翁》:“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

  “困”,后来也作“”的通假字,是“疲乏想睡”的意思。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兮?”这个“”字读作qūn,本为会意字。①是古陶文的形体,其外部很像囤子形,内部是“禾”,表示装有粮食。②是小篆的形体,与古陶文相似。③为楷书的形体。

  《说文》:“,廪之圜者。从禾,在中。”许慎的说法是对的。古代圆形的谷仓叫做“”,方形的谷仓叫做“仓”,如《诗经•魏风•伐檀》:“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兮?”大意是:既不播种又不收割,为什么能占有三百囤的粮食呢?

  “仓”就是泛指贮藏粮食的仓库,如《礼记•月令》:“(仲秋之月)穿窦窖,修仓。”也就是说:到了秋季,挖好地窖,修好仓库(准备贮菜藏粮)。因为“”是圆形的,所以“曲折回旋”亦可称“”,如杜牧《阿房宫赋》:“盘盘焉,焉。”

  从这个字的甲骨文①的形体看,就像一个周围有园墙,中间有树苗的苗圃。这就是个“囿”(yòu又)字。可见“囿”字的本义就是园林。后来专指古代帝王畜养禽兽的园林。这个字因为读作“有”(去声),所以到了金文②就变成于内声(有)外形()的形声字“囿”了。小篆③的形体与金文一致,其内也是个“有”字。楷书④也是直接从小篆形体变来的。

  “囿”字是指帝王畜养禽兽的园林。这个字到汉代以后也称为“苑”。另外又可引申为“菜园”之意,如《大戴礼记•夏小正》:“囿有见韭。”也就是在菜园中开始生出韭菜来了。事物集聚之处也可以称“囿”,如司马相如《上林赋》:“游于六艺之囿。”但是,你若见到《庄子•天下》“辩者之囿”一句时,可不能理解为“管理辩论人的地方”。这里的“囿”字是局限或知识面狭窄的意思。这是因为“囿”有围墙,所以就有受局限或范围狭窄的意思。再如有的人写了一篇文章,他很谦虚地说:“囿于见闻,难免有错,请同志们批评指正。”这里的“囿”字也是受局限的意思。

  孔子在《论语》中说过:“吾不如老?。”这是说:“我不如种菜的老农。”这个“圃”字,我们从甲骨文①的形体看,其下部是众多的方框菜田,其上部长出了两棵菜苗。所以“圃”字的本义是种植蔬菜瓜果的园子。金文②则把甲骨文的形体简化了一下,并在周围加了个方框表示围墙。到了小篆③则把其中的苗圃形伪变为“甫”,这就变成了内声(甫)外形()的形声字“圃”了。楷书④则是直接由小篆的形体变来的,也是外形内声的形声字。

  《周礼•天官•大宰》:“园圃,毓(育)草木。”这就是用了“圃”字的本义。也就是说:园圃是繁育草木的地方。孟浩然《南山下与老圃种瓜》诗:“先人留素业,老圃作邻家。”这里的“老圃”是把老菜农称为“老圃”。

  这个字的读音要注意:有的人把“圃”读为“甫”,这不完全对。因为“甫”读二音:①当“开始”讲或作人名用时应当读fǔ(斧);②作地名用时,则应读pǔ(普),如甫田(亦作“圃田”)。可是“圃”字只是一个读音,即读pǔ(普),而不能读fǔ(斧)。

  这是“陷于囹圉”的“圉”字,读作yǔ,本为会意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内部是一个面朝右跪着的人,双手戴着刑具,外部是囹圄(牢狱)之形,表示犯人被关进监牢之中。②是金文的形体,内部的“人”形已省掉了,仅存一刑具。③是小篆的写法。④为楷书的形体。

  《说文》:“圉,囹圄,所以拘罪人。”许说甚确。实际上“圉”字也正是“圄”字的异体字。由关人之“牢狱”义又可以引申为“关马处”或“养马”,如《左传•哀公十四年》:“圉马于成。”也就是说:将在“成”这个地方养马。又可以引申为“养马人”,称之为“圉人”,古时多为奴仆,如《左传•昭公七年》:“马有圉,牛有牧。”

  “圉”本有固定的范围之意,所以这又可以引申为“边境”或“边疆”义,如《左传•隐公十一年》:“ 固我圉也。”也就是说: 巩固我国的边疆。《诗经•大雅•召》:“民卒流亡,我居圉卒荒。”大意是:人民尽在流亡,我国的边境也尽遭灾荒。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