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心 部

作者:左民安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和讯读书
  这个“心”字完全是一个象形字。你看甲骨文①很像一个心的形状。金文②略有变化,但也像一颗心。小篆③则变得不太像心的样子了。④是楷书形体。

  “心”的本义就是“心脏”,又可以引申为“心思”或“心意”,如《诗经•小雅•巧言》:“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古人认为心脏是在人的胸部的中间,所以又可以引申为中心、中央之义,如李白所说的:“流水折江心。”(《送麴十少府》)这个“折江心”就是弯曲于江流之中央。

  “心眼”一词,一般是指心底、内心,如《老残游记》第十四回:“昨日我看见老哥,我从心眼里喜欢出来。”这个词我们现在还在用,如说某某人心眼好。可是古代的“心眼”一词往往是指“见识”或“眼力”,如“心眼高妙”就是指很有见识。

  “心”字是个部首字,放在左边时写作“”。凡由“心”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心”有关,如“想”、“愁”、“慕”、“念”、“惕”等。

  “有志者,事竟成。”这个“志”字是个形声字。①是古玺文的形体,上部是“之”,表声;下部是“心”,表形。②是小篆的形体,与玺文形体极相似。③是楷书的写法。

  《说文》:“志,意也。”“意”为“志”字的本义,如《尚书•尧典》:“诗言志。”这就是说:诗歌是表达内心思想的。由“意”可以引申为“志向”,如《诗经•关雎序》:“在心为志。”又如《史记•陈涉世家》:“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志在心中不可忘,所以又能引申为“记住”,如《新唐书•褚亮传》:“一经目,辄志于心。”意思是:只要亲眼看过,常常牢记于心中。

  请注意:《史记•刘敬叔孙通列传》:“设兵张旗志。”这里的“志”是“帜”字的假借字。“旗志”就是“旗帜”。《南齐书•江传》:“高宗胛上有赤志。”这是说:高宗的肩胛上有个红痣。可见“志”又是“痣”的假借字。

  这是“乐而忘忧”的“忘”字,是个会意兼形声的字。①是金文的形体,上部为“亡(失去)”,下部为“心”,表示亡失了心中记忆之事。其结构应为“从亡从心,亡亦声”。②是小篆的写法,与金文极相似。③是楷书的写法。

  《说文》:“忘,不识也。”段玉裁认为:“识者,意也 所谓记忆也。”不能记忆即为“忘”,如《汉书•师丹传》:“忘其前语。”也就是说:忘记了他前面所说的话。

  古籍中常见“忘形”一词,一般是指因快乐而失去常态,如蔡邕《琴赋》:“舞者乱节而忘形。”这是说:跳舞的人乐得乱了节拍而失去了正常的姿势。后世则有成语“得意忘形”,用于贬义。可是古时也往往不是贬义,如《儒林外史》第十回:“牛先生,你我数十年故交,凡事忘形。”这里的“忘形”是不拘形迹,不拘身份,说明很知心。再如《旧唐书•孟郊传》里的“忘形交”,也正是指知心朋友。

  请注意:“忘”可作“亡”的通假字。古代当“还是”、“抑或”讲的“亡其”一词,有时就写作“忘其”,如《战国策•赵策二》:“不识三国之憎秦而爱怀邪?忘其憎怀而爱秦邪?”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个忧字本为象形字。①是金文的形体,是一个面朝左而站立的人,举手搔头,表示忧愁。②是古玺文的形体。上部为“页(头)”,中间是“心”,下部有“(脚)”,仍表示人的忧愁之意。③是小篆的写法。④为楷书繁体字。⑤为简化字。

  《说文》:“忧,愁也。”可见“愁”为“忧”字的本义。《说文》将当“愁”讲的“忧”写作“”,显然表示会意。《诗经•小雅•小弁》:“心之忧矣,宁莫之知?”大意是:心里的忧愁呀,为什么没有人知道呢?李白《梁甫吟》:“杞国无事忧天倾。”化用成语“杞人忧天”。

  在古书中常见“丁忧”一词,这里的“丁”是“遭到”、“遭遇”之意。所以古代称父母之丧为“丁忧”,如《魏书•李彪传》:“朝臣丁父忧者假满赴职。”

  请注意:“忧”与“虑”本不同义。“忧”多为“愁”;“虑”为“考虑”。但后世“虑”也可当“愁”讲,“忧虑”成为一个复合词了。

  这是“持之以恒”的“恒”字,原为会意字。甲骨文①的中间是“月”,上下的两条横线表示界限,这就说明月亮永远在一定的范围内运行,体现永恒之意。②是金文的形体,中间又增加一“心”字,表示“心”也要“恒”。③是小篆的形体,将“月”讹变为“舟”。④为楷书的写法。

  《说文》:“恒,常也。”如《晋书•袁甫传》:“阴积成雨,雨久成水,故其城恒涝也。”这里的“恒”就是“经常”的意思。由“常”又可以引申为“固定的”、“永久的”,如刘禹锡《天论上》:“(天)恒高而不卑。”这是说:天,永远是高的而不是低的。

  “恒”字由“经常”义又可以引申为“平常”,如《战国策•秦策二》:“甘茂贤人,非恒士也。”大意是:甘茂这个人是一位贤人,不是平常的人。

  请注意:《诗经•小雅•天保》:“如月之恒。”这里的“恒”是上弦月渐趋盈满的意思,必须读作gèn,而不能读作héng。

  这个“提高警惕”的“惕”字,是一个会意兼形声的字。金文①的左边是个“心”,右边是“易”字,像“蜥蜴”(四脚蛇)之形,上部是头,下部有腿有尾。说它是会意字,是认为四脚蛇要咬人,所以要当心!有“心”字表示提高警惕;说它是形声字,因为是左形(心)右声(易)。②是小篆的形体,是由金文直接演变而来。③是楷书的写法,是由小篆直接演变而来。

  “惕”字的本义就是“敬畏”或“担心”,如《左传•襄公二十二年》:“无日不惕,岂敢忘哉!”大意是:没有哪一天不担心的,哪里还敢遗忘呢?在古汉语中,用惕字所组成的复音词是很多的,大都有“恐惧”之意,如“惕厉”是“危惧”的意思,“惕息”是“恐惧”貌,“惕惕”是“忧惧”的意思。今天也有了双音词“警惕”。

  请注意:有人把“惕”字写为“”或“”,这都是不对的。“惕”字的右边是“容易”的“易”,而“易”字没有简化,只有以“”作偏旁时才能简化为“”。因此可见,“”、“”的两种写法都是错误的。

  “恩惠及于天下。”这个“惠”字本为会意字。①是金文的形体,上部是“专”的本字,下部为“心”。徐锴说:“为惠者,心专也。”可见“专心为惠”。②是小篆的形体。③是楷书的写法。

  《说文》:“惠,仁也。”其实,“仁”是引申义。“惠”字的本义应为“专心”,由此可引申为“仁爱”,如《诗经•小雅•节南山》:“昊天不惠,降此大戾。”大意是:老天没有仁爱之心,降下这个大罪。《盐铁论•忧边》:“故民流溺而弗救,非惠君也。”这是说:老百姓处于苦难之中而不去拯救,这就不是一个有仁爱之心的国君。由“仁爱”又可以引申为“恩惠”,如《韩非子•有度》:“不为惠于法之内。”意思是:不能在法令的范围内施恩。至于《列子•汤问》“汝之不惠”中的“惠”,则为“慧”字的通假字,当“聪明”讲。

  后世,“惠”字多作有求于人的敬辞,如惠存、惠我好音等。《诗经•邶风•终风》中有这样一句:“惠然肯来。”这是说和蔼可亲地到来。后世在请柬中也常用为欢迎他人来临之语,如“敬请惠顾”、“惠临指导”等。

  “慕风而就山,慕水而就川。”这个“慕”字是个形声字;金文①的上部是个“莫”字,日落草中,表示太阳下山了;其实“莫”就是“暮”字的初文,不过它在“慕”字中只表读音,而下部的“心”字才是表意的。这样,“慕”字就成了上声(莫)下形(心)的形声字了。②是小篆的形体,与金文的结构完全一致。③是楷书的写法。“心”字如在一个字的下部,有时写作“”,除了“慕”字以外还有“恭”字。从笔画的数目上看,“心”与“”均为四笔,只是笔形上有些差异。

  “慕”字的本义是“思慕”或“想念”,如《孟子•万章上》:“人少,则慕父母。”这是说:人在少年,则要想念父母。可是“众士慕仰”(《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中的“慕”字是什么意思呢?若解释为“想念”那就不对了。这个“慕仰”就是“敬仰”的意思。

  “慕名”一词,就是仰慕他人的名气的意思,如说“慕名而来”。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