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火 部1

作者:左民安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和讯读书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这个“火”字是个象形字。甲骨文①就像火苗上冒的样子。②是金文偏旁“火”(至今尚未发现金文中有独体的“火”字)。从这个偏旁也足以看出火苗上冒的样子。③是小篆的形体,还保留了一点火苗上冒的样子。楷书④是直接由小篆演变而来,结构完全一致。

  “火”字的本义是“火焰”,如王充《论衡•言毒》:“若火灼人。”就是“像火烧人”的意思。上例的“火”字当名词用,又可以引申为动词,如《礼记•王制》:“昆虫未蛰,不以火田。”也就是说:昆虫还没有冬眠,不要用火烧田。

  我们在读《木兰诗》时,会见到“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惶”的诗句。原来古代兵制,五人为列、二列为火。即十人共一火(即一灶)炊煮,同火吃饭的称为“火伴”。(见《通典•兵一》)后世引申为生活或工作在一起的同伴。“火伴”,现在多写作“伙伴”。

  “火轮”一词在古典诗词中也经常见到,这可不是指后世的汽船,而是指太阳。圆形为轮,所以火红的太阳就可称为“火轮”。比如韩会《桃园图》诗:“火轮飞出客心惊。”这里的“火轮飞出”是指太阳已升得很高的意思。

  “火”字是个部首字。凡由“火”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火、热或火的作用有关,如“赤”、“炎”、“黑”、“焚”等字。

  这是“圣堂一炷香”之“炷”的本字“主”,本为象形字。①是甲骨文,其下为“木”,其上为点燃的火形。②是战国陶文的形体,最上部的一点是火苗,中间是装油的灯盏之形,最下部为灯台。所以这是一盏灯的形象。③是小篆的形体,也像灯形。④为楷书的写法。

  《说文》:“主,灯中火主也。”此说正确。“主”字的本义就是“灯心”。当“主”字被借为“主人”、“君主”义之后,那么当“灯心”讲的意思就只好在其左又增加一个表义的形符“火”,写作“炷”,如《新唐书•皇甫无逸传》:“无逸抽佩刀断带为炷。”大意为:皇甫无逸(人名)拔出佩刀割下带子当作灯心。

  后世“主”字多用其假借义,当“国君”讲,如《商君书•君臣》:“兵强而主尊。”由此又可以引申为皇帝的女儿亦称“主”,如《后汉书•宋弘传》:“帝令主坐屏风后。”“主”亦有“主人”义,如柳宗元《钴潭西小丘记》:“问其主。”

  《周礼》:“以,冬享先王。”这个“”字本为会意字。甲骨文①的上部为“禾”,中间为禾米盛于“豆(食器)”中,下部是一双手表示祭祀。②是金文的形体,省去了“禾”与双手,只是豆中有米。③是小篆的形体,上部变为“丞”,下部增加了“火”。④为楷书的写法。

  《说文》:“,火气上行也。从火,丞声。”此说不妥。“”字本为会意字,非形声字,其本义应为冬祭名,如《尔雅•释天》:“冬祭曰。”在《春秋繁露》中也说:“冬日。”可见冬季祭祀就叫“”。古籍中“”与“蒸”可互相通用,“冬祭曰”可写作“冬祭曰蒸”。由“祭”引申为“进”,如《诗经•小雅•甫田》:“我髦士。”大意是:进献了我俊秀之士的本领。祭与火有关,所以用火烤也叫“”,如《荀子•性恶》:“故枸木必将待栝(yǐn guā)矫然后直。”“栝”是矫正曲木的工具。原话的大意是:弯曲的木头一定要经过烘烤,用工具矫正才能变直。用热气蒸也叫“”,所以“”也有“热气盛”的意思,如杜甫《早秋苦热》:“七月六日苦炎。”

  “”还有“大”和“多”意,如《诗经•大雅•民》:“天生民。”

  “赤日炎炎似火烧”的“赤”字本是个会意字。甲骨文①的上部是个“人”(大),下部是“火”,人被火烤红了。金文②与甲骨文的形体结构完全一致,只是变得笔形粗壮。③是小篆的写法,仍然是上“人”(大)下“火”。可是到了楷书④就把“大”变成了“土”,“火”也不像“火”了。

  “赤”字本为“被火烤红”之义,所以后世以“赤”为“红”,如贾思勰《齐民要术•种椒》:“色赤椒好。”从“红”又可以引申为“纯真”、“忠诚”,如李白《与韩荆州书》:“推赤心于诸贤之腹中。”成语有“赤胆忠心”。从“红”又可以引申为“光”或“光着”,如杜甫《早秋苦热》诗:“安得赤脚踏层冰。”这个“赤脚”也就是光着脚的意思。赤膊、赤身裸体中的“赤”字也是“光”的意思。

  请注意:在古代表示红颜色的有好几个字,如赤、朱、丹、殷(yān烟)、绛、红、绯等。如果按照由浅及深的不同程度而排列的话,那么这七种红应该是这样:红、绯、丹、赤、朱、绛、殷。“朱”是火红,“绛”是深红,“殷”是黑红。

  “炎”字是个会意字。甲骨文①的上下两把大火,火光冲天,表示火旺。②是金文形体,同样是两把大火。③是小篆形体,同甲骨文的形体更为接近。④是楷书形体,由小篆?接演变而来。

  “炎”字的本义是“火盛”,后又引申为“烧”,如《书经•胤征》:“火炎昆冈,玉石俱焚。”“昆冈”是古代传说中的产玉之山。也就是说:火烧了昆冈,玉石全部被焚。由“烧”又可引申为“灼热”,如《水浒传》第十六回:“赤日炎炎似火烧。”假若“炎炎”当“言论美盛貌”讲的时候,那么就要读为tán tán(谈),如《庄子•齐物论》:“大言炎炎。”这就是指言论多而美的意思。

  “炎”也与“焰”通,当“火苗”讲,如《后汉书•任光传》:“火炎烛天地。”这里的“烛”字当“照”讲。这也就是火光照天地的意思。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个“炬”字本为象形字。甲骨文①是一个面朝左而跪坐的人,双手举着火炬。商承祚先生说:“此象人执炬火 许君殆未见炬之专字,而借苣为炬。”②是小篆的形体,借“苣”为“炬”。③是楷书的形体。

  《说文》:“苣,束苇烧也。”束苇而烧即作火把用,如《晋书•苻坚载记下》:“系炬于树枝,光照十数里中。”由“火把”义又可以引申为“焚烧”,如杜牧《阿房宫赋》:“楚人一炬,可怜焦土。”又引申为“蜡炬”义,如李商隐《无题》:“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后世,“苣”与“炬”有了明确的分工。“苣”为蔬菜名,即“莴苣”。还有一种菜叫“苣(qǔ)荬菜”,别称“匍茎苦菜”,嫩苗可吃,叶可制农药,能防治蚜虫。“炬”专用作“火炬”、“蜡炬”等。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