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火 部3

作者:左民安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和讯读书
  《说文》:“赫,火赤貌,从二赤。”“赫”字的本义为“火红色”,如《诗经•邶风•简兮》:“赫如渥赭(zhě),公言锡(赐)爵。”大意是:面容红润像赭石,公侯欢颜把酒赐。由“火红”可以引申为“显赫”,如《诗经•卫风•淇奥》:“赫兮(xuān)兮!”“”是“容光焕发”义。其大意为:显赫英俊啊,容光焕发啊!由“显赫”引申为“威仪”、“发怒”的样子,如《晋书•挚虞传》:“赫如雷霆。”即发怒的样子似雷霆。《后汉书•张纲传》:“天子赫然震怒。”

  “赫赫”,一般是指显耀盛大的样子,但有时则是形容干旱时燥热之状,如《诗经•大雅•云汉》:“赫赫炎炎,云我无所。”大意是:天气燥热日炎炎,我们实在无去处。

  这个“熹”字是会意兼形声的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上部为“鼓”形,下部是“火”,上古制好鼓之后,要用微火烤干其蒙皮,所以“熹”为“烤”义。②是小篆的形体,字形较繁,但意思未变。③是楷书的写法。

  《说文》:“熹,炙也。从火,喜声。”许慎把“熹”字看成是单纯的形声字,不妥。其实“熹”字的结构应为“从火从喜,喜亦声”。“熹”字的本义为“烤”、“炙”,由此而引申为“火旺”,如木华《海赋》:“熹炭重燔。”“火旺”就明亮,所以“熹”又可以引申为“明亮”,如《管子•侈靡》:“有时而星熹。”至于“熹微”那是“天色微明”义,如陶潜《归去来兮辞》:“恨晨光之熹微。”

  请注意:“熹”与“”在一般情况下可以通用。但“”可作“”的通假字,当“酒食”或“熟食”讲。

  这是“星火燎原”的“燎”字,是个象形字。甲骨文①的下部是“火”,上部是“木”,“木”字上面的小点表示火焰。②是金文形体,类似于甲骨文。③是小篆的写法,其上部的“木”已经发生了讹变,下部的“火”依然在。④是楷书的写法。因为下面的“火”讹变为“小”,所以在其左边又增加一个“火”旁,表示“燎”与“火”有关。

  “燎”字的本义是“放火焚烧草木”,如《诗经•小雅•正月》:“燎之方扬,宁或灭之?”大意是:那焚烧草木的野火正旺,难道会有人扑灭它?由“焚烧”又可以引申为“烘烤”,如《后汉书•冯异传》:“对灶燎衣。”也就是对着灶火烘干衣服的意思。不过这里的“燎”字应读作liǎo。

  请注意:在古籍中常见“燎发”一词,其实并非直指烧头发,而是比喻消灭仇敌极容易,如《隋书》:“攻如燎发,战似摧枯。”也就是说:进攻犹如火燎毛发,作战就像摧枯拉朽。又“辽”字简化成“辽”,但“燎”字右边不能写成“了”。

  “燎毛燔肉不暇割,饮啖直欲追羲娲。”这个“燔”字读作fán,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①是金文的形体,上为省略的“掌(兽掌)”形,下部为“火”,表示火烤兽掌。②是小篆的写法,将上部的掌变为“番(本为兽掌形)”,“火”移于左边,其义不变。③是楷书的写法。

  《说文》:“燔,(rè)也。从火,番声。”许说不妥。“”为“点燃”或“放火焚烧”义,而“燔”字的本义应为“烤”、“炙”。再者,“燔”字的形体结构应为“从火从番,番亦声”,而不是“从火,番声”的单纯形声字。“燔”即烤肉食,如《诗经•小雅•瓠叶》:“有兔斯首,炮之燔之。”大意是:这里有个兔子头,用泥包好煨着它,去毛加火烤着它。由“烤”引申为“烧”,如《韩非子•和氏》:“燔《诗》、《书》而明法令。”古代有一种祭祀仪式,即将玉帛、牺牲置于积柴之上,焚烧祭天,称为“燔柴”,如《礼记•祭法》:“燔柴 祭天也。”

  请注意:“”是古代祭祀时用的烤肉,有时“燔”可作“”的通假字,如《孟子•告子下》:“燔肉不至。”也就是说:祭肉不见送来。

  “燕雀处居屋,子母相哺。”这个“燕”字本为象形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就像一只头朝上展翅奋飞的燕子。②是小篆的形体,与甲骨文有点相似,下部的燕尾讹变为“火”字。③是楷书的写法。

  《说文》:“燕,玄鸟也。”“玄”为“黑”义;“玄鸟”就是黑鸟,因为燕子是黑色的。许说不够周密,因为有很多鸟都是黑色的。“燕”字的本义为“春燕”,如《史记•陈涉世家》:“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鸿”是大雁,“鹄”是天鹅。这是说:小燕子怎么能够知道大雁和天鹅的志向呢?

  “燕”字可做“宴”字的通假字:一是“安闲”的意思,如《史记•万石君传》:“虽燕居必冠。”意思是:虽然安闲地在家中,但也一定要戴着帽子(表示恭敬);二是用酒饭招待客人,如《汉书•高五王传》:“帝与齐王燕饮。”

  请注意:战国时有个燕国,是七雄之一。但这里的“燕”读作yān,不能读作yàn。

  “论道经邦,燮理阴阳。”这个“燮”字读作xiè,本为会意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于省吾先生认为中间“乃言字”,上部为火形,右下为“又(手)”。②是金文的形体,中间的“言”发生讹变,但“火”形仍在。③是小篆的形体,中间为“言”。④是楷书的写法。

  《说文》:“燮,和也。”其实这不是本义。该字的本义为“忧”,如甲骨文中的“夕燮”,就是说“夕有忧患”之义。后来其本义消失了,而假借义为“和”,如《尚书•洪范》:“燮友柔克。”大意是:对那些和气可亲的人,就用柔和的办法对待他们。由“和”又可以引申为“和谐”,如谢灵运《登上戍石鼓山》:“愉乐乐不燮。”所谓“不燮”,就是不和谐的意思。

  请注意:“燮”字与“变”的繁体字的形体极为相似,应区别清楚。

  这个“”字读作ruò,又读rè。甲骨文①是手拿火炬焚烧草木的样子,可见这是个象形字。②是小篆的写法,反而繁化了,变成上声下形(火)的形声字了。③是楷书的写法,直接由小篆演变而来。

  《说文》:“,烧也。”用“烧”解其本义基本正确。但许慎并没有详细说明它的具体意义。在甲骨卜辞中多次出现“田”一词,就是点燃火炬以驱赶老虎,准备猎取。可见这是打猎的一种方式。到了后世,“”字的字义扩大了,放火焚烧也可以称为“”,如《左传•昭公二十七年》:“遂令攻氏,且之。”也就是说,便下令攻打氏,并且还要放火焚烧。

  这个“爨”字读作cuàn,本为会意字,结构相当复杂,而且越变越繁。①是《说文》中籀文的形体,外形为大的灶门,双手堆柴于火上。②是小篆的形体,其上部又增加了双手执灶具之形。③为楷书形体,直接由小篆演变而来。

  “爨”字的本义是“烧火做饭”,如《孟子•滕文公上》:“许子以釜甑爨,以铁耕乎?”大意是,许行也用锅甑做饭,用铁器耕田吗?由“烧火做饭”的本义又可以引申为“灶”,如《墨子•备城门》:“二舍共一井爨。”也就是说:两户人家共同使用一口井一个灶。

  请注意:宋杂剧和金院本中某些简短表演的名称,也常称为“爨”,如《讲百花爨》、《文房四宝爨》等。另外,“爨”字的笔画很多,历来数法不一,《说文解字》和《康熙字典》都放在二十九画内,而新《辞海》却放在三十画内,我们应以新《辞海》为准。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