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欠 部

作者:左民安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和讯读书
  这个“欠”字也是个象形字,不用多分析你也能看出点意思来。甲骨文①是面朝右跪着一个“人”,头部朝右开口处就是人张着大嘴巴,打呵欠就是如此,所以这就是打呵欠的“欠”字。小篆②就变得不像人的样子了,上部的三撇好像人的头发或张口喷出的气体。楷书③更看不出人打呵欠的形象了。

  “欠”字本义是“呵欠”,如白居易《江上对酒二首》:“眠多爱欠伸。”是说睡觉多了,大都爱打呵欠伸懒腰。至于“欠债”“亏欠”都是假借义,与本义无关。《红楼梦》第三十四回中说:“(宝玉)犹恐是梦,忙又将身子欠起来。”这个“欠”字,是将身子抬起一下的意思。打“呵欠”就有“张开”之义,那么“张开”就有“抬起”之义,所以“欠起身”当“抬起身”讲也就好理解了。

  “欠”字是个部首字,凡由“欠”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人的嘴巴的动作有关,如:“吹”、“歌”、“饮”、“”、“欷”等。

  这是“欢天喜地”的“欢”字,本为形声字。①是战国玺印文的形体,左边是“”字,表读音,右边是一个面朝左而站立的人,张口欢笑之形。②是小篆的写法,与玺印文相似。③是楷书繁体字。④是简化字。

  《说文》:“欢,喜乐也。”如《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丞相卒饮至夜,极欢而去。”大意是:丞相饮酒直到深夜,极尽欢乐而后才离去。由“欢乐”之义又引申为古时相爱男女的互称,是一种特指用法,如《乐府诗》:“闻欢下扬州,相送楚山头。”这里的“欢”就是指自己所爱的人,至今仍有“另觅新欢”之说。

  元好问《留月轩》:“三人成邂逅,又复得欢伯。”这里的“欢伯”是酒的别名。这两句诗的大意是:三个老朋友不期而遇,又正好有美酒作伴。

  请注意:“欢”字在古籍中还常常写作、、,这都是“欢”的异体字,现在均已废除。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这个“吹”字是个会意字。甲骨文①的左边是一个面朝右张着嘴巴半跪着的人,其右是个“口”,有“人”有“口”就表示“吹”。金文②的结构与甲骨文基本一致,只是“人”与“口”的位置颠倒了一下。③是小篆的形体,“口”字并无变化,但是其右边则变得没有“人”的样子了。④是楷书的形体。

  “吹”字的本义是用口吹气,又可以引申为大自然界的吹风,如冯延巳有“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的名句。

  “吹”字如果读chuì(去声)的话,那是指对竽笙等乐器的吹奏,如《礼记•月令》:“命乐正入学习吹。”就是说命令乐师入学学习吹奏的本领。

  “吹毛”一词,在古代往往是指“很容易”,如:“去仲尼,犹吹毛耳。”(《韩非子•内储说上》)就像吹毛那么容易。但是卢纶《难绾刀子歌》“吹毛可试不可触”中的“吹毛”则是利剑名。古代要试剑是否锋利,往往是将一根头发横放在剑刃上,用力一吹头发断了就证明这剑非常快。因此“吹毛”就变成了宝剑的代称了。“吹毛可试不可触”,就是说:宝剑只能试其快否,但是不能用手触它。

  这就是“垂涎三尺”之“涎”字的异体字“”。这个字很有意思,甲骨文①的右边是面朝左跪着的一个人,张开大嘴巴,其左是从口中流出了长长的口水——馋人想吃美味,但又吃不上,于是“垂涎三尺”。可见这是个会意字。②是小篆的形体,是由甲骨文直接演变而来的。③是楷书形体。

  “”字到了后世,一般写作形声字“涎”。请注意:“涎”字不读yán(延),必须读为xián(闲)。“涎”字的本义是“唾沫”、“口水”,如杜甫《饮中八仙歌》:“道逢曲车口流涎。”也就是说:路上碰到拉酒曲的车子,口就流唾液了。当“涎涎”二字连用时,若读为xián(闲),那就错了。这里必须读yàn(砚),表示光泽的样子,如:“燕燕尾涎涎。”(《汉书•孝成赵皇后传》)这说明燕子的尾羽经太阳光一照,光泽耀眼,这就叫“涎涎”。

  这是“早饮朝露”的“饮”字,这个字很复杂。甲骨文①左下部分是个酒瓶(酉)形,酒瓶之上是个大舌头,舌头之上是人张的大口,从“口”再接一条线弯转到右边就是立着的一个人,表示一个人弯腰低头在伸舌喝酒。金文②变成酒瓶上有个三角形的酒瓶盖子,右边是面朝左站着一个人,张大嘴,其中有一个舌头表示喝。小篆③的酒瓶(酉)上是个“今”字(表声),右边变成了“欠”(“欠”原为张口形)。④为由小篆变来的楷书形体,但书写不便,后又将左边换成了“食”,这就成为楷书⑤,变为会意字。⑥是简化字。

  “饮”的本义是“喝”,如《荀子•大略》:“饮而不食者,蝉也。”这是说:光喝而不吃的是“蝉”。后又引申为可喝的东西叫“饮”,如《史记•秦始皇本纪》:“衣服食饮与缭同。”就是说:衣着吃喝都和缭(人名)是一样的。但“饮马长城窟”中的“饮”字,是使马喝的意思,马是主动者,所以必须读为yìn(印)。

  你读《吕氏春秋•精通》时,会见到“矢乃饮羽”的话。“羽”是指箭尾上的羽毛。“饮羽”是指把整个箭都射进了物体,连箭尾的羽毛都不见了,形容发箭的力量极猛。

  “贪财冒贿,欺罔视听。”这个“欺”字本为形声字。①是金文的形体。左边为“其”,表声;右边是“言”,表形。②是小篆的形体。③是小篆的异体字。“言”与“人”有关,“欠”本为“人”形,所以小篆即以“欠”代替了金文中的“言”,其义未变。本为以言骗人,后又以人行骗。④是楷书的写法。

  《说文》:“欺,诈欺也。从欠,其声。”“欺”字的本义为“欺诈”、“欺骗”,如《战国策•秦策一》:“苏秦欺寡人。”《韩非子•孤愤》:“其行欺主也。”由“欺骗”可以引申为“欺负”、“欺凌”,如贾谊《新书•解县》:“匈奴欺侮侵掠,未知息时。”这是说:匈奴前来欺凌侵掠,不知何时才能停止。

  “欺罔”为“欺骗”、“蒙蔽”义,如《南史•朱异传》:“欺罔视听。”也就是说:欺骗、蒙蔽人们的耳目。

  “流风入座飘歌扇,瀑布侵阶溅舞衣。”这个“歌”字本为形声字。①是金文的形体,左边是“言”,右边是“可”,是“从言,可声”的形声字。②是小篆的异体字。③是小篆的通行体。将“言”换成“欠”,义相近,都与“人”有关。④为楷书的形体。

  《说文》:“歌,咏也。从欠,哥声。”“歌”字的本义为“唱”,如《诗经•魏风•园有桃》:“心之忧矣,我歌且谣。”大意是:内心有忧愁啊,我唱歌谣以解忧!古代“歌”与“谣”是不同的,《毛传》:“曲合乐曰歌,徒歌曰谣。”

  “歌”字由“唱”可以引申为“歌曲”,如《尚书•尧典》:“诗言志,歌永(咏)言。”由“歌曲”又可以引申“作歌”、“编歌”,如《诗经•陈风•墓门》:“夫也不良,歌以讯之。”“夫”指统治者;“讯”为劝告义。大意是:这人不太好,作歌劝告他。

  请注意:“歌女”,旧时多指以唱歌为生的女子。可是蚯蚓的别名也叫“歌女”,如崔豹《古今注•鱼虫》:“蚯蚓,一名蜿,一名曲,善长吟于地中,江东谓之歌女。”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