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牛 部

作者:左民安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和讯读书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个“牛”字是个象形字。甲骨文①是正面看牛头的形象,两侧向上弯的部分是一双牛角,牛角之下向斜上方伸展的两笔是牛的一双耳朵。金文②的形体也基本上同于甲骨文,只是将牛耳拉平,成为一条横线。小篆③与金文的形体相类似。④是楷书写法,根本看不出牛头之形了。

  “牛”的本义就是六畜之一的“牛”,如:黄牛、水牛、牦牛等。

  在古典作品中,用“牛”字组成的词是很多的,但有几个词要引起我们的注意。古代常用“牛酒”一词,这并不是一种酒的名字,而是古代用牛和酒作赏赐、慰劳或馈赠的物品,如《后汉书•臧官传》:“奉牛酒以劳军营。”也就是说:奉献牛(肉)和酒犒(kào靠)劳军队。所以到了后世,人们也常以“牛酒”作为礼物的别称。

  在蔡襄的诗中有这样两句:“去年大暑过京口,唯子见过牛马走。”(《和答孙推官久病新起见过》)后一句若理解为“只有您见过牛马走路”就不对了。所谓“牛马走”也就是“奔走于牛马之间”的意思。这是什么人呢?就是掌管牛马的仆人。后来也就用“牛马走”作为自谦的代称,当“我”讲。上面两句诗的原意是:去年大暑,当路过京口的时候,只有您见过我。

  “牛”字是个部首字。凡由“牛”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牛或牲畜有关,如“牡”、“牝”、“牢”、“牲”、“犊”等字。

  这个“牝”(pìn聘)字是一个会意字。甲骨文①的左边是个“牛”,右边的“匕”是个雌性符号。从甲骨文的其它文字看,凡是表示母羊、母猪、母马、母鹿的字都有这个雌性符号。②是小篆的形体,其左仍然是“牛”,但是其右的雌性符号变得与甲骨文的雌性符号相反,像个反“刀”形。③是楷书的形体,是直接由小篆变来的。

  “牝”字的本义是指鸟兽的雌性,与“牡”相对。《史记•龟策列传》:“鸟兽有牡。”当然也就有“牝”了。因为雄性与雌性正相反,而丘陵(凸出)与溪谷(凹进)也正相反,所以古代也以“牡”、“牝”比喻丘陵和溪谷,如《大戴礼记•易本命》:“丘陵为牡,溪谷为牝。”

  在《尚书•牧誓》中有“牝鸡无晨”的话,这是说母鸡没有打鸣报告天明的责任。可是假若母鸡要管天明之事,这就叫“牝鸡司(掌管)晨”,旧时多用这个成语比喻妇人篡权乱政。

  这个“牟”字读作móu,原为象形字。①为金文的形体。牛头上的一横画表示牛叫时所发出的声气。②是小篆的写法,牛头之上的一横画变为“厶”,更艺术化了。③是楷书的写法。

  《说文》:“牟,牛鸣也。从牛,厶象其声气从口出。”许慎的分析是正确的。“牟”字的本义为“牛叫声”,如柳宗元《牛赋》:“牟然而鸣。”后来“牟”字假借为“取”或“营取私利”义,如《汉书•食货志下》:“如此,富商大贾亡(无)所牟大利。”大意是:像这样,富商大贾(大商人)都没有地方去营取私利。至于《诗经•周颂•思文》“贻我来牟”中的“牟”,那是“”字的假借义,当“大麦”讲。原话的意思是:赠送给我们小麦(来)和大麦。

  请注意:“牟”字作地名字用时,一般应读为mù,如山东牟平县。

  “一叶知秋,寸绿告春。”这个“告”字是个会意字。甲骨文①的上部是个“牛”(牛头形),下部是个“口”字,大意是,用口告诉人,“这个牛是要抵人的!”正如《说文解字•口部》所说的:“牛触人 所以告人也。”②是金文的形体,③是小篆形体,均与甲骨文相似。④是楷书的写法,把“牛”字的下半截去掉了,写作“告”。

  “告”字的本义是“告诉”,如《庄子•庚桑楚》:“吾固告汝曰。”意思是,我本来就告诉你说。从“告诉”又可以引申为“报告”,如:“越人斩吴王头以告。”(《史记•绛侯周勃世家》)这句话中的“告”字就当“报告”讲。从“报告”又可以引申为“告发”或“控告”,如:“赏施于告奸。”(《商君书•开塞》)这句话是说:把奖赏施于告发奸邪的人。在《国语•鲁语上》中有这样两句话:“国有饥馑,卿出告籴(dí敌)。”这里的“告籴”是什么意思呢?是“告诉买粮”吗?不对。这是说请求买粮食。所以这个“告”字又当“请求”讲,是从“报告”之义引申出来的,如请求准假叫“告假”,请求饶恕叫“告饶”。

  请注意:“告”、“诰”、“诏”三个字的用法在古代有同有异,“告”和“诰”的原义都当“告诉”讲,后来则有区别:下告上叫“告”,上告下叫“诰”或“诏”。到了秦朝以后,“诏”字只限于皇帝下命令用。可是宋朝以后又有所变化,“诰”字只限于皇帝任命高级官吏或封爵时用。

  这个“牡”字也是个会意字。甲骨文①的左边是“牛”,右边是古文字中的一种雄性符号。从甲骨文的其它文字看,凡表示公羊、公猪、公马、公鹿的字都有这种雄性符号。所以它们也都是会意字。金文②的左边仍然是“牛”,右边发生了伪变,把雄性符号错变成“土”字了。这就由原来的会意字变成了左形(牛)右声(土)的形声字“牡”了。③是小篆的形体,与金文的形体完全一致。④是楷书的写法。

  “牡”字的本义是指鸟兽的雄性,与“牝”相对。《诗经•邶风•匏有苦叶》:“雉(zhì志)鸣求其牡。”“雉”是野鸡,这里是指母野鸡。这句诗是说:母野鸡叫是寻求雄野鸡。其原意是写一个女子听到雌雉求牡的鸣声,从而想到她的未婚夫假如能在这时来迎娶该多好。从“牡”字的“雄”性之义又可以引申为特指锁簧,也就是旧时锁中可以插入和拔出的部分。至于“牡丹”的“牡”字那是个假借字问题,与“牡”字的本义毫无关系。

  这个“亡羊而补牢”的“牢”字是个会意字。甲骨文①的外面像饲养牲畜的栏圈,其中间是“牛”,也就是把“牛”关在栏中之义。金文②的形体与甲骨文的形体基本一致。③是小篆的写法,把牛关在栏中,在栏门上再横上一块大木头,牛跑不出来,可谓牢固了。④是楷书的写法,从“宀”从“牛”当然仍是一个会意字。

  “牢”字的本义是“牛栏”,又可引申为作祭品用的牛羊猪,据《礼记•王制》篇记载:在祭祀时牛羊猪三样祭品齐全就叫作“太牢”,只用羊猪就叫“少牢”。后来“牢”字的词义有所发展,关犯人的地方也称为“牢”,如囚牢、监牢等。凡是“牢”就必须“固”,所以“牢”又从名词引申为形容词,当“坚固”讲。

  请注意:“牢”字是个多音多义词,当读为lóu(楼)时,那就当“削”讲。当读为láo(涝)时,那就是指官方所发给的粮食,如《后汉书•应劭传》:“多其牢赏。”这里的“牢”字就是指供应的军粮。

  “人为万物之灵。”这个“物”字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左为牛,右为勿。卜辞谓杂色牛为“物”。②为小篆的形体,与甲骨文相似。③是楷书的写法。

  《说文》:“物,万物也。牛为大物,天地之数起于牵牛,故从牛,勿声。”许慎的说法牵强附会。“物”的本义是指“杂色牛”,如《诗经•小雅•无羊》中有“三十维物”。传云:“异毛色者三十也。”也就是说:杂色牛三十条。由“杂色牛”可以引申为“杂色的帛”,如《周礼•春官•司常》:“杂帛为物。”由“杂色牛”又可以引申为“颜色”,如《周礼•春官•保章氏》:“以五云之物辨吉凶。”所谓“五云之物”,也就是指各种颜色的云。后世“物”也就指各种各样的东西,如《荀子•天论》:“一物为万物一偏。”也就是说:一种东西也就是万物之中的一个方面。

  请注意:“物色”一词,现在是指“选择”。可是古代多指“风物”、“景色”,如《西京杂记》卷二:“物色惟旧。”颜延之《秋胡》:“日暮行采归,物色桑榆时。”

  这个“牲”字是个形声字。甲骨文①的左边是正面看的羊头的形象,上部是向下弯的一对羊角,中间是眼睛。为什么是一只眼呢?因为甲骨文已经不是图画了,而仅是象征性的符号,所以也不必画得十全十美。最下部的箭头形表示羊的嘴巴。若把甲骨文①楷化,那就应该写为“”。“”字的右边是“生”,“生”的下部的一条横线是表示地面,地面之上是长出的一棵草(或树苗),这就表示生长之义。但是“生”在“”中仅表读音。所以这个“”字是一个左形(羊)右声(生)的形声字。金文②把甲骨文左边的“羊”换成了“牛”;牛的两角向上弯,羊的两角向下弯,这是“牛”和“羊”二字在甲骨文中的根本区别,这好像是一条规律。③是小篆的形体,是从金文直接演变而来。④是楷书的写法。

  “牲”字本义是指供祭祀和食用的家畜。现在我们所说的“牲口”,是指牛、驴、骡、马,可是在古代是指禽兽等动物。《明史•职官志三》中所说的“牲口房”,并非牛棚马厩,而是指收养异兽珍禽的处所。

  请注意:“牺牲”一词的古今词义是不相同的,假若以今义释古义那就错了。古代的“牺牲”是宗庙祭祀用牲的通称,纯色牲(纯色牛或纯色羊等)叫做“牺”,体全的牛或羊等叫做牲,如《周礼•地皮•牧人》:“凡祭祀,共(供)其牺牲。”而今天所说的“牺牲”则是舍弃、捐弃生命之义,如“牺牲生命”、“为国牺牲”等。

  另外,古代有一种青铜作的酒器叫“牺尊”。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牺”字不能读xī(西),而必须读suō(唆),这是一种特殊读法。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