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斤 部

作者:左民安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和讯读书
  这是“运斤(斧子)成风”的“斤”字。甲骨文①的上部是横刃朝左、下部有一条曲柄的大斧头,可见这是一个像斧子形状的象形字。所以在上古“斤”就是大斧,是一种武器。金文②是刃朝右的两把大斧子。到了小篆③虽然形体很美观,但却不像斧子了。楷书④则完全走样了。

  “斤”字的本义就是大斧头,如《左传•哀公二十五年》:“皆执利兵,无者执斤。”也就是说:军队都拿着锋利的武器,没有锋利武器的就拿着大斧头。既然“斤”的本义是大斧头,那么它为什么又代表重量单位呢?有人说是因为古代做个大斧头要秤秤几斤重。这是主观臆测。其实,在最初的口语里已有了当重量讲的词,而在笔下却没有这个字,就把“斤”字借来用上了(因为读音相同的关系),并且永借不还了。那么没有代表“斧”的字,可怎么办呢?我们的祖先又在“斤”字之上加了一个“父”字,于是就产生了一个新形声字“斧”(上声下形)。这样,“斤”、“斧”二字就各有各的职责了。

  “斤”字是一个部首字。凡由“斤”字所组成的字往往与斧头或斧头的动作有关,如“所”、“新”、“断”、“斯”、“析”、折”等字。

  “物类之起,必有所始。”这个“必”字本为象形字。①是金文的形体。其上部的缺口处,可以捆绑斧头,其下为弯曲的斧柄。②是小篆的形体,根本看不出斧柄的样子了。③为楷书写法。

  《说文》:“必,分极也。”此说不妥。因为“必”字本为“柄”的象形字,实际上也就是“(bì)”字的初文。“”就是兵器的“柄”,如杜预注《左传•昭公十二年》:“,柄也。”因为兵器的柄一定要固定牢,所以“必”字又可以引申为“定”义,这就转化为副词“必定”、“一定”、“定然”等,如《商君书•更法》:“治世不一道,便国不必法古。”大意是:治世并不只有一种方法,对国家有利也不一定要去效法古代。由“必定”又可以引申为“果真”义,如《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王必无人,臣愿奉璧往使。”也就是说:王果真没有人可派,那么我愿意拿上璧出使秦国。

  “所”字是个会意字。金文①的左边是一扇门(户),右边是一把大斧头,以斧破门,表示盟誓之义。小篆②的形体基本上同于金文。③是楷书的形体。“所”字当“破门”讲的本义到了后世已经消亡,而大都被假借为“处所”的“所”字用了,如《左传•僖公二十八年》:“公朝于王所。”就是说:公在王的住所朝见了王。现在又引申为特指机关或特种用途的处所,如医务所、派出所、招待所等等。

  “所”字又可由实词引申作古汉语中的虚词,主要是用作代词,放在动词之前,组成名词性的词组,表示“ 的人”、“ 的事物”、“ 的地方”等等,如《左传•襄公十四年》:“赐我南都之田,狐狸所居。”也就是说:给我南都的土地,那是狐狸居住的地方。

  “所”字有时还可以表示大概的数目,如《史记•留侯世家》:“父去里所,复还。”大意是:老人离开一里路左右,又回来了。

  “林木茂而斧斤至焉。”这个“斧”字本为形声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右边是“斤(斧头)”,表形;左为“父”,表声。②是金文的形体。③是小篆的形体,变为上声下形的形声字。④为楷书的写法。

  《说文》:“斧,斫也。”许慎认为“斧”字的本义为“斫”。这不妥。“斫”为动词,只能是“斧”的引申义。“斧”字的本义应为名词“斧头”,如《诗经•齐风•南山》:“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大意是:要砍柴呀怎么办?不用斧子就不能办成。古代的兵器亦用大斧,如《三国演义》第五十二回:“道荣轮大斧来迎,战不数合,气力不加,拨马便走。”“斧”由名词引申为动词,当“砍”讲,如曹操《苦寒行》:“斧冰持作糜。”这是说:砍下的冰块用来煮粥。

  请注意:“斧正”,是请人修改文章的敬词,如陈《与邓彰甫书》:“万祈斧正。”意思是:特别盼望给予修改。后世也有人将“斧正”写作“斧政”、“削正”等,均可。

  “两潭秋水,一弯新月。”从甲骨文①的形体看,“新”字的左边是一只手举着一把曲柄斧头,右上部是一棵树的形象,这是用斧头砍柴的意思。所以“新”字是个会意字。金文②则把“斤”(斧头)移到了右边,又省去了“手”,但仍有用斧砍柴的意思。小篆③变得太繁杂了,其左边的下部又增一“木”字,表示是树木的意思,右边仍是斧头。楷书④直接由小篆楷化而来,已看不出举斧砍柴的样子了。

  “新”字的本义就是“柴火”。可是后来因为被借为“新旧”之“新”用了,所以当“柴火”讲时就加上个“草字头”作为义符,变成了上形下声的形声字“薪”了,如《礼记•月令》:“收秩薪柴。”在《南史•陶渊明传》中有“助汝薪水之劳”的话,这里的“薪水?是指“打柴挑水”,这就是“薪水”的本义。“薪”与“水”是生活的必需品,所以到了后世,“薪水”就引申为“俸禄”,今天也就是指“工资”。

  “新”的含义是很广的,用“新”字所组成的词也很多,如:“新人”、“新火”、“新圣”、“新垣”等等。苏轼《新居》诗:“数朝风雨凉,畦菊发新颖。”这里的“新颖”是什么意思呢?“颖”字的本义是禾本植物子实带芒的外壳,所以“新颖”的原义就是指植物新生的小芽。苏轼的诗意是:几天的清晨风雨凉,畦中的秋菊发嫩芽。今天我们所说的“立意新颖”、“式样新颖”等等是新鲜、新奇之意,也都是从“新芽”的本义引申出来的。所以我们如果拿今义向古义上套,往往会套错的;只有掌握古今词义的演变,才能准确地理解词义。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