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戈 部2

作者:左民安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和讯读书
  《说文》:“戎,兵也。”“戎”的本义是“兵器”,如《诗经•大雅•抑》:“修尔车马,弓矢戎兵。”这里的“戎”就是指兵器。诗的原意是:修好你的车,驾好你的马,备好弓、箭、戎、兵待出发。由“兵器”义又产生了一对并列引申义。第一,引申为“战士”、“军队”,如《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戎阵整齐。”就是说:军容整齐。第二,引申为“战争”,如柳宗元《封建论》:“黩货事戎。”这是说:贪财而从事战争。汉代班超的“投笔从戎”,也就是弃文就武的意思。

  请注意:在古籍中,常见“戎首”一词,多指发动战争的祸首,或指挑起争端的人。至于我国古代对西域少数民族称为“西戎”,那只是“戎”字的假借义,与其本义无关。

  “美言系之,玉成其事。”这个“成”字本为会意字。甲骨文①的左下角像一块木状物,其右边是一把长柄板斧,以斧劈物,表示“成盟”(实为古代的建交仪式)。②是金文的形体,其右边的弯柄大斧实在形象。到了小篆③变化较大,从原来的会意字变成了形声字,也就是外形(戊)内声(丁)的形声字。④是楷书形体。

  “成”字的本义是“成盟”、“和解”,如《左传•成公十一年》:“秦晋为成。”也就是说,秦晋两国和解了。从这个意义又可以引申为“完成”,如李斯《谏逐客书》:“秦成帝业。”即秦国完成了帝业的意思。从“完成”又能引申为“成功”,如《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成败之机,在于今日。”这个“成”字是与“败”字相对的。从“成功”之义又能引申为“成为”,如《礼记•学记》:“玉不琢,不成器。”也就是说:玉石不经过雕琢是不能成为器物的。

  “成人”一词古今都用,现在大都指“长大成人”。可是《论语•宪问》“子路问成人”中的“成人”是什么意思呢?这是指完美无缺的人。意思是:子路问孔子怎样才算一个完美无缺的人。

  还要注意一点:如果有人问“成”字是几画?你很可能说“六画”,这样回答当然也对。假若你按照六画到《康熙字典》和旧《辞源》等工具书中找“成”字那是徒劳的,而必须到七画中找。因为旧时的“成”字写为“”,是从“丁”得声的字,所以就是七画了。

  现在的“我”字是第一人称代词。可是它的原始义却是一种像锯齿似的锋利兵器,原是个象形字。甲骨文①的上部朝左部分是三锋戈,中间是一条长柄。金文②与甲骨文有点相似,右边也清楚地看出为“戈”形。小篆③则不太像兵器的形象。④是楷书的形体。

  《说文》:“我,施身自谓也。”也就是说:“我”是说话人对自己的称呼。很显然,许慎将“我”字的假借义误为本义了。

  随着历史的发展,“我”字的原始义完全消失,后世仅用它的假借义作第一人称代词用,如李白《将进酒》:“天生我材必有用。”“我”,一般为自称之词,可是有时也指“我方”、“我国”,如《左传•庄公十年》:“春,齐师伐我。”这是说:(在鲁庄公十年的)春天,齐国的军队攻打我们鲁国。

  请注意:“我生”一词一般指“自我的行为”,可是古籍中也常指“母亲”,如《后汉书•崔传》中有“悼我生”的话,就是悼念自己母亲的意思。

  这个“戒”字是个会意字。甲骨文①的中间是一把长“戈”,下部的左右两侧是紧握锋戈的两只手,以戒不备之敌。金文②的结构基本上与甲骨文相似,只是双手均在戈的左下侧。③是小篆的形体,是由金文直接演变而来,不过双手移到了戈下。④是楷书的写法,但形体发生了伪变,虽然“戈”形犹在,但双手已变为“”,根本没有手形了。

  “戒”字的本义是“警戒”或“戒备”,如:“戒不虞。”(《易经•萃》)所谓“不虞”,就是“不料”;“戒不虞”,就是警戒突然来犯之敌的意思。由“戒备”又可以引申为“警告”或“告戒”,如:“观往事,以自戒。”(《荀子•成相》)意思是:审查过去已做之事,借以告诫自己。“戒”字的这个意义,以后均写作“诫”。至于“北戒为胡门,南戒为越门”(《新唐书•天文志一》)中的“戒”字,那是“界”字的假借字,因为“戒”与“界”读音相同。

  双手执戈为“戒”,所以“戒”字也有“禁制”之义,后又引申为“戒除”,如:戒烟、戒酒等。

  这是“汉皇重色思倾国”的“国”字。甲骨文①的形体就是“或”字,右为“戈”,左为“国”,以戈卫国。可见在甲骨文中,“或”与“国”是不分的。金文②左边中间的圆圈是表示国土,周围的四条短线表示国界,右边有“戈”,也是以戈卫国之意。可见这个“国”字是个会意字。到了小篆③则在“或”字之外又增加一个“”,表示国界,这就变成了外形()内声(或)的新形声字了。④是楷书形体。⑤是简化字,“国”中有珍宝(玉),变成了书写方便的新会意字了。

  《说文》:“国,邦也。”“国”字的本义是“国家”,如《商君书•更法》:“便国不必法古。”也就是说:只要有利于国家,就不一定要效法上古的治国之道。由“国家”又能引申为“国都”,如宋玉《对楚王问》:“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这是说:在都城中能跟着唱的人有好几千。

  请注意:古代称告老还家的卿大夫为“国老”。可是辛弃疾的《千年调》词中的“甘国老”,却是指中草药中的“甘草”。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得明白:因甘草具“调和众药之功,固有国老之号”。

  “或迟或速,或先或后。”这个“或”字是个会意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左边是“戈”,中间的“口”表示城有墙垣,并有武器守卫,所以“或”字的本义就是“国家”的“国”。②是金文的形体,较甲骨文复杂了些,但字意未变。③是小篆的形体。④是楷书的形体,均从金文直接演变而来。

  《说文》:“或,邦也。”可见“或”字的本义就是“国家”。到了后世,“或”字被假借为无定代词用了,表示“有的 ,有的 ”如司马迁《报任安书》:“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如鸿毛。”这一借就不还了,所以当“国家”讲的“或”,就在“或”之外表再套上个“”,这就产生了一个外形内声的新形声字“国(国)”,自此,“或”与“国”就有了明确的分工。

  请注意:在古籍中,“或”字经常代“惑”字用,如《汉书•霍去病传》:“或失道。”这是说:因“迷惑”而迷了路。若理解为“有的”、“或者”,都是不对的。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