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2章 金融优势“双刃剑”(5)

作者:滕泰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可见,商业银行的信贷货币创造能力虽然取决于央行投放的基础货币,以及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但是商业银行体系创造的信贷货币总额远远大于中央银行的货币投放。

    如果说商业银行创造的金融软财富的总额仍然受到“货币乘数”(在10%的存款准备金下是10倍)的限制,那么资本市场信用软财富的创造则更加社会化。股票的发行、债券的发行一般不受中央银行控制,而是取决于发行企业和承销的投资银行机构的信用,是纯社会化和市场化的过程。

    在股票、债券等虚拟资产的发行过程中,金融市场吸纳了大量货币,从而减少了实体经济中流通的货币,整个国家的货币量不会因此发生变化。但是接下来,股票和债券价格的变化却会影响一个国家的货币总量:假设在牛市中,一个人从银行取出100万元购买股票,一段时期后把股票卖掉得到150万元,当这150万元的货币回到商业银行体系时,商业银行存款余额比他投资股票前增加了50万元;反之,如果一个人取出100万元购买股票,一段时期后股票下跌,卖出后只剩下50万元,商业银行的存款余额就净减少了50万元。

    由此可见,资本市场的涨跌也是影响一个国家货币扩张或者收缩的重要因素之一。在繁荣的牛市中,即便中央银行不增加货币投放,流通中的广义货币量也会自行扩张,因为资本市场创造出越来越多的信用软财富;反之,在不断下跌的熊市中,一个国家流通中的货币量会自行收缩,因为资本市场每天都“蒸发”掉大量信用软财富。

    除了中央银行、商业银行和其他金融信贷机构、投资银行和资本市场能够创造信用软财富、影响流通中的货币量之外,很多财力雄厚的商业机构也能够创造信用财富,增加流通中的“准货币”量。比如,中国很多大型商业企业发行了大量的礼品券和购物券,持有人可以拿这些购物券到旗下的连锁超市购买商品。这种购物券本身就是一种“准货币”,可以在一定范围内代替货币流通。其他还有经过背书的商业票据等也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流通,具有“准货币”的功能。

    总之,纸币和电子货币的财富价值,并不在于纸张、印刷制作成本、它所依托的电脑设备或软件程序,而在于支撑它们的信用。金融软财富的创造过程,就是社会信用的创造过程。随着社会信用的飞速发展,除了传统的M0、M1、M2、M3 8之外,各种股票、债券、基金、回购协议、衍生合约、商业购物凭证,以及资本市场的涨跌等等,都能影响或直接创造信用软财富。因此,现代经济体系的货币创造,也早已超出了传统货币银行学所描述的基础货币和货币乘数的范畴—包括资本市场、投资银行和企业机构在内的任何经济主体,如果能够创造为社会所承认的信用凭证,就都是货币和信用软财富创造。因此,哈耶克说:“货币并不是必须由政府创造的法定货币。像法律、语言和道德一样,它可以自发地出现。”9

    金融的财富创造效应和分配效应

    在社会没有发展到需要金融的时候,金融的作用主要是财富再分配;当金融软财富的创造远远超出实体经济需要的时候,金融的作用也是财富再分配—而在这二者之间,不仅金融活动本身是软财富的创造,而且离开必要的金融活动,整个社会财富的创造过程都会止步不前。

    金融因何而生

    在农业生态财富时代,财富创造的方式以自给自足的农户单独作业为主,不存在大规模社会分工和商业交换。因此,金银等贵金属作为货币就能够满足小规模集市贸易的需求。这个时候如果政府强行推广某种纸币,不仅是不必要的,而且纯粹是对居民财富的掠夺。

    例如,中国北宋时期就曾经发行叫做“交子”的纸币,流通时间不长就夭折了。这种画蛇添足的金融创造,除了纯粹的财富掠夺之外,没有别的意义。

    而在商业社会、制造业硬财富时代和数码经济主导的软财富时代,金融因经济发展的需要而产生,其财富意义就不同了。

    如果没有钱庄、票号和早期商业银行,中国的晋商就不会发展壮大,欧洲南部的意大利和欧洲北部的汉撒同盟就不可能有那么繁荣的商业。

    如果没有资本市场和股票、债券等虚拟金融工具,早期欧洲的探险活动、航海活动以及各国东印度公司的综合贸易活动就可能因为不具备足够的资本和风险承受能力而胎死腹中。

    如果没有威尼斯银行、荷兰银行、英格兰银行等机构的金融支持,意大利、荷兰、英国也不会有那么强大的资本聚集能力和财富创造能力。

    如果没有杰伊债券、铁路债券等金融工具,美国南北战争的统一就很难实现,美国的铁路也不会在19世纪得到飞速的发展。

    如果不能够及时从“金本位”的货币体系中解放出来,整个世界的商业和贸易活动都会受到货币总量?足的限制。

    如果没有1944年7月开始,44个国家的经济特使聚集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森林召开的一系列重要会议,没有之后成立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关贸总协定(后来的国际贸易组织),以及美元本位主导的国际结算体系,也就没有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国际贸易的空前繁荣。

    如果没有20世纪70年代以后的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共同基金以及NASDAQ为主导的风险资本市场,世界上高科技、高风险的投资活动就会大大减少,互联网、计算机信息、医药开发等行业就不可能有迅速的发展,微软、谷歌等现代财富巨头能否诞生,诞生后能不能存活,都很难说。

    当然,任何金融制度、金融活动、金融软财富,无论它是否促进整个社会的财富拓展,都会对财富的分配产生重要影响,在很多情况下甚至主导社会财富的分配。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