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2章 金融优势“双刃剑”(10)

作者:滕泰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欧元的出现不仅扩大了欧洲的贸易、减少了使用美元的兑换成本、创造了软财富而取得“国际货币税”征收权,而且极大地提高了欧洲的国际地位和经济影响力。

    目前欧元区已经有15个国家,分别是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爱尔兰、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奥地利、芬兰、斯洛文尼亚、马耳他和塞浦路斯。在欧元的成功和积极作用下,欧盟的运转也越来越成功,影响力与日俱增。欧元建立以来,斯洛伐克、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保加利亚、捷克、斯洛文尼亚 、塞浦路斯、马耳他、匈牙利、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国已先后加入欧盟。土耳其、克罗地亚、马其顿等国也正在申请加入欧盟。

    人民币能否走向世界

    在美元的全球化过程中,美国不仅对英镑进行坚持不懈地打压,而且致力于在全球范围的“美元化”推广。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美国向阿拉伯地区的渗透过程中、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的“白银危机”期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对欧洲和日本的经济扶持过程中、在全球军事和政治扩张中、在对拉美、非洲、亚洲、东欧等地区的经济援助条款中,美国政府都没有忘记关于美元支付和美元推广的内容。

    美元独霸全球以后,美国通过调控美元货币发行量和美元利率,取得了极大的经济运作自由度。美国不仅可以根据国内经济需求实现本国经济的自由调控,而且还可以利用灵活的美元政策对其他国家的货币政策施加影响。

    尽管如此,美元作为国际货币,在投放中也面临着很多难题。

    为了使美元走出美国,在境外流通,美国必须用其创造的货币购买其他国家的货物或者到其他国家投资。这样就必然给美国带来国际收支逆差,导致美元币值不稳。如果美国想减少逆差,稳定美元币值,就要少向海外投放货币,可是这样就不能满足国际经济对美元的需求,造成世界通货紧缩。这就是所谓的“特里芬难题”。“特里芬难题”原本用来描述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美元国际发行困境,而这种两难困境在20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并没有消失。

    其实,“特里芬难题”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国内货币税和国际货币税有本质区别。具体地说,是因为美国承担了全球货币创造者和国际货币税征收者的角色,却没有履行类似于国内货币税征收者所履行的公共职责。美元的海外发行既不是一个双向流动、完整的商业循环,也不是一个双向流动、完整的财政循环,更不是各国用自己的信用货币直接到美联储换取美元的纯金融循环,而是一半商业购买对应另一半美国财政金融收入,即美国用美元到其他国家购买商品或投资。

    设想,如果美国征收的“国际货币税”能够上缴给一个国际组织(比如一个全球中央银行),然后用这些货币发行收入为被征收货币税的国家提供公共投资、为国际福利组织提供经费。这样,美国就不会出现因为执行了全球中央银行职能而导致出现美国贸易逆差问题,美元也不会因为持续扩大的逆差而贬值。

    再设想,如果各国获得美元的途径不是用商品换美元,而是用本国的信用货币到美联储交换等价值的美元,从而使各国在拥有美元储备的同时,美国也拥有各国多样化信用货币,美元也不会存在“特里芬难题”。

    如果上述两种假设是美国不可能做到的,还有第三种假设可以解决“特里芬难题”。那就是美国经济必须保持高于全球经济的增长速度;美国国内进口需求增长速度必须高于全球贸易对美元需求的增长速度,或者美国政府和企业必须保持海外投资扩张速度,或者美国必须有能力通过债券市场持续向海外借债并按期支付利息……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全球对美元的需求增长与美元投放增速的一致,否则美元就会持续贬值。

    显然,不仅美国经济难以满足这样的要求,而且欧洲经济也难以满足上述要求。这就意味着,美元遇到的“特里芬难题”同样将在欧元身上发生。当各国政府和商业机构调整完货币资产配置结构、全球对欧元的需求趋于正常的时候,欧元在海外投放过程中造成的贸易赤字问题也会造成欧元的贬值。如果欧洲央行不能够持续增加其他外币储备、不能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不能创造足够的内需来增加进口或用足够的海外投资把欧元带到其他地区,那么欧元必然会像美元一样贬值。

    当美元和欧元都遇到“特里芬难题”之后,要么两种货币最终都贬值,要么流通中的国际货币不足,这就必然为人民币的国际化提供了机会。

    中国不仅经济增长速度全球一枝独秀、经济总量和财富总量足够大、拥有全球第一的外汇储备,而且开始有越来越强烈的海外投资需求。一旦中国庞大的国内市场所造成的进口增长速度开始超过出口速度,中国就开始具备向海外投放国际货币的条件。也就是说,人民币不仅具备了成为国际货币的价值基础,而且随着海外投资增长和贸易顺差的减少(最终必然变为逆差),人民币还将具备海外投放的实际渠道。如果中国能够适时推动资本项目下人民币的自由兑换,推动各国政府把人民币作为外汇储备资产,推动人民币国际结算,人民币必将成为重要的国际货币之一。

    总之,要公平地分配“国际货币发行利益”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建立一个全球中央银行和全球中央政府。如同早期货币发行是富人的专利一样,国际货币发行也永远是富国的专利。历史上,每隔一定历史时期,都会有新的大国崛起,承担起国际货币发行者的角色,并获取国际信用软财富创造的巨大利益。

    任何世界货币软财富的创造,都必须有足够大的、不断上升的经济和财富实力作为保证。如果走过了经济和财富实力迅速上升的阶段,这个国家再发行更多的国际货币,其货币就会不断贬值,比如美元。在贬值的过程中,持有美元的国家的财富缩水,发行美元的国家则进一步向持有美元的国家征收“通货膨胀税”。

    为了保持国际支付手段的稳定和国际财富流动的相对公平,有必要推动各大国之间相互交叉持有对方的货币资产作为外汇储备。尤其是美联储,应该持有欧元、人民币等作为其外汇储备及美元信用的保证。在当前的全球经济格局下,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已经成为全球金融和贸易增长的迫切需求。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