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6章 谁能战胜财富周期(9)

作者:滕泰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工会在各国企业中具备了较强的谈判能力,中产阶级、福利社会成为流行的名词;各国国有经济成分都有所增加,政府对经济的集中管理或宏观调控成为普遍模式。全球范围内以美国和前苏联为首的两大阵营各自建立起一套稳定的贸易体系和国际货币体系,所有这些都曾经有利地促进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连续40年的财富增长。

    到20世纪70年代后期,社会主义国家的国有企业经营效率开始下降,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也面临着宏观需求管理政策所不能解决的新问题;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贸易结算出现了前苏联和其他国家之间贸易条件不平等的问题,资本主义阵营则面临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被迫放弃固定汇率等难题……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系列制度安排的财富效应开始递减,全球经济一度陷入衰退。

    20世纪80年代又是一次全球纷纷进行制度变革的年代。经过10多年的探索,到90年代初,传统股份制企业逐渐演变成更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金融业在重新走向混业经营过程中更有利地支持了财富的拓展,以NASDAQ为代表的创业板市场极大地促进了全球创新和创业,以美元、欧元等为主导的新的国际货币体系逐渐形成,全球市场和多边国际贸易体系因为有了印度、中国、俄罗斯等国的参与而不断扩大……显然,在这些新制度体系的推动下,全球财富的又一轮长期增长周期开始了。

    2007年以来,美国的次级按揭风暴逐渐演化为全球金融危机,美国五大投资银行有的破产、有的被收购、有的被迫转型,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体制被彻底颠覆,以美元为代表的国际货币体系受到挑战,全球金融机构信用收缩进一步造成信贷危机……旧的全球金融制度已经不能再成为支持全球经济增长的动力,在新的国际金融制度创立之前,西方国家的经济增长将继续受到严重制约,制度创新支撑的财富创造能力将继续衰退。

    从反周期到寻求长期增长动力

    西方反周期政策的演变

    在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纺锤形财富结构形成之前,财富再分配的作用受到重视。比如,计划经济国家在建立初期,都曾经因为彻底消灭了产品相对过剩的周期性危机而驱动财富稳步增长。在中产阶级成为消费主体之后,凯恩斯主义的调控政策得到更多重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大部分资本主义国家都因为相机抉择的需求管理而在一定程度上熨平了周期,支持了财富繁荣增长。在金融和资本市场发展到一定规模以后,总需求管理的重点就是货币管理。因此20世纪90年代以后,货币主义思想大行其道。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至今,美国在应对经济周期性波动中一直是美联储在唱主角。

    在这种反周期政策的演变过程中,最值得一提的是20世纪80年代从需求管理转向供给管理的阶段。

    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由于长期执行凯恩斯主义政策,人为地扩大需求,忽视了决定财富创造能力的供给因素,造成西方国家人力成本不断上升、税收负担上升、能源和原材料价格遭遇石油危机、垄断力量抑制竞争等现象,结果导致70年代西方经济出现“滞胀”局面。1980年,美国通胀率达到13.5%,而实际的GDP为-0.2%。供给学派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兴起的。

    供给学派肯定萨伊定律,认为财富增长取决于劳动力、资源和资本的供给和有效投入。供给学派主张鼓励储蓄和投资、充分发挥市场机制、消除不利于生产要素供给的因素还主张大幅度减税、大量削减社会支出、停办非必需的社会保险和福利计划、降低津贴和补助金额。

    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以美国里根政府和英国撒切尔夫人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开始采纳供给学派的政策建议,并成功走出“滞胀”的泥潭。

    撒切尔政府将1/3的国有企业变为私营企业;减少各种税收,减少企业压力;取消了物价管制委员会,减少国家对经济生活的干预;将以前的国有福利性质的公寓式大楼进行了出售。

    美国的里根政府则也采纳供给经济学派的政策主张,主要措施包括:

    (1)减税。1980年,美国最高个人所得税税率为70%;1981年减税后,最高个人所得税率降低到50%;1986年,最高税率降到28%。

    (2)私有化并减少政府对企业的干预。放松对航空、电信、电力、运输等行业的管制,取消市场准入的禁令,打破以前的行政垄断。

    (3)削弱工会的力量,增加劳动市场灵活性,防止工资与物价上升。1981年夏,联邦政府机场的大量航管人员由于薪资问题和工作环境的争议,由飞航管制员工会(PATCO)领导发起了违法的罢工。里根依照事先声明的警告,开除了所有参与罢工的航管人员。

    (4)联合沙特阿拉伯等国家增加原油产量,成功地干预国际油价。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