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10章 财富思想革命(1)

作者:滕泰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几百年前,面对西方轰轰烈烈的硬财富革命,中国人却长期固守着天圆地方的时空观以及“土里刨食”的生态财富观,结果造成国力衰退、人民贫困。如今在这个软财富时代,多少中国人仍然没有彻底摆脱农业财富观和物质(硬)财富观的束缚?如果不破除这些落后的财富思想,如果不尽快发动一场软财富思想的革命,我们的国家就会在未来的全球分工中处于被支配地位,我们的企业创造财富的效率就无法飞跃,我们的家庭财产就很难保值增值。

    告别陈旧的财富观

    忘记财富自然论

    传统的基督徒家庭在吃饭前总是不忘记先进行祈祷说:“感谢上帝赐予食物”,然后一家人才开始吃饭。怀着感恩的心来对待这个世界,不仅仅是一种值得尊崇的宗教态度,也反映了一种古老的财富思想来源,那就是财富自然论。

    财富自然论认为财富是天然存在的,它主张地球上的财富本来就存在,比如石油、煤炭、矿石等并不是因为现代社会人类知识水平提高后才存在的,而是早已存在,人类只不过把这些早已存在的财富通过自身劳动转移出来而已。

    在传统经济学里,也能找到与这种认识相对应的价值决定论,那就是“稀缺性”。如果所有的财富都是自然决定的,那么越是稀缺的商品就越值钱,比如珠宝;而不稀缺的东西,一般就不是财富,比如水和空气。

    在长达数万年的原生态财富阶段,财富自然论曾经客观地反映了当时的人类财富来源。那时候人们除了在森林和草原中寻找天然的果实和猎物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生产活动,似乎所有的财富都是自然存在的。

    生态财富和硬财富革命之后,仍然有人坚信财富是天然存在的,并且用地球守恒定律等对这种理论进行改造。这种经过现代人改造的财富自然论把“潜在的财富”或者“潜在的资源”当作财富,显然不符合财富定义。

    2004年以来,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上涨,因此很多南美、非洲、中东和俄罗斯的能源和原材料出口者,赚了很多钱。然而,2008年8月份开始随着全球能源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下跌,上述国家的经济增速都出现了迅速下滑。就算短时期这些国家的资源不会枯竭,依靠“神赐”的自然资源也不可能长久致富。

    只有到了软财富时代,人类软财富的创造过程可以完全摆脱自然资源,这才彻底否定了财富自然论。谁还坚持这种过时的财富观,财富就会离他越来越远。只有软财富创造者才是长胜不败的富人。

    告别农业财富观

    公元前400多年前,古希腊著名的思想家色诺芬在其《经济论》和《论税收》两部最早的人类经济学专著中提出,人类最好的职业和最好的学问,就是人们从中取得生活必需品的农业。他形象地比喻道:“农业是其他技艺的母亲和保姆,因为农业繁荣的时候,其他一切技艺也都兴旺;但是在土地不得不荒废下来的时候,无论是从事水上工作或非水上工作的人的其他技艺也都处于垂危的境地了。”苏格拉底的另一位学生柏拉图也认为国家应该从农业中取得收入,而且只有从农业中取得收入,才不至于把财产的本来面目抛弃掉,在柏拉图的传世之作《理想国》一书中,他也把农业作为理想国的经济基础。

    欧洲硬财富工业革命之后,人们的财富观有了革命性的变革,但是仍然有很多思想家否认农业之外的生产活动能够创造价值。这种思想以法国重农主义思想家魁奈最为著名。西方的重农主义者认为,农业是财富的唯一源泉,货币本身不是财富,只是财富的衡量标准;商业活动不创造财富,所有商业活动者都是利用信息不对称赚取差价的“投机倒把”;工业也不创造财富,工业活动同商业活动本质上都是在农产品基础上改变花样,赚取利润—只有农业中的土地产品才是财富的源泉,而且只有“纯产品”,即农业总产品扣除农业生产过程中所消耗的费用后的剩余增量部分,才意味着一国财富的增长。

    在中国,儒家思想的创始人孔子,有点瞧不起农业。但是其继承者集大成者荀子,却是“农本思想”的代表。荀子说:“强本而节用,则天不能贫”,这里的“本”就是指农业。在秦始皇变法革新指导思想的《商君书》中,商鞅等人已经把农业称为“本业”,把其他行业称为“末业”。中国汉代的贾谊在《论积贮疏》中进一步完善了中国的农本思想。贾谊认为工商“末业”妨碍了农业生产,所以发展农业就必须贬低甚至取消“末业”。他主张,只有把那些工匠、商人、游民全都去赶回农田上去种地,国家才能“各食其力”、“蓄积足而人乐其所矣”。

    在农本思想的影响下,中国的历代统治者都秉承“重农抑商”的思想,鼓励人口固定居住从事农业生产、抑制工商业发展等。在存在大量可垦荒地、生产方式“自给自足”的背景下,“重农主义”曾经推动了农牧?生态财富的创造和积累。

    然而,农业生态财富时代,人类可能创造的财富总量高度依赖于地球表层土壤的生态环境,其本身存在的基础是非常脆弱的—一旦地球表层土壤的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或者不足以承载越来越多的人口,那么财富增长的过程就会逐渐衰落。正因为如此,当两河流域的地表生态环境逐渐沙漠化,古巴比伦就迅速走向衰落,而地处温带的中国,可耕地面积也逐渐萎缩。当农业帝国的疆域不能再继续开拓,人均占有的土地资源越来越少的时候,“农业是财富唯一源泉”的思想就极大地约束了人们寻求新的财富和效用满足方式。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