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6章 谁能战胜财富周期(1)

作者:滕泰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面对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西方国家联手行动,中国也迅速出台了一系列反周期的经济刺激政策。不过,除了货币政策领域存在一定共同点之外,中西方的反周期政策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差异。比如,虽然中国股市跌幅超过70%,中国政府却出台了向实体经济增加4万亿元投资的计划,主要集中在基本建设领域;而面临更严重经济衰退、股市跌幅较小的西方国家,例如美国,却把9000亿美元巨资几乎全部砸向金融领域。

    如此大相径庭的反周期政策,究竟谁能先走出经济下行周期?什么样的周期理论能够提供战胜危机的良药呢?

    寻找经济周期答案

    经济周期的本质

    马克思和凯恩斯都曾在社会总需求的周期性变化中寻找周期的原因。马克思认为资本家扩大再生产的冲动、工人需求能力不足会造成周期性的商品过剩(超过需求),并形成经济危机。凯恩斯则把经济周期性波动归因于边际消费倾向递减、流动性偏好和资本边际效益递减这三大社会心理问题所造成的消费不足、投资不足及社会总需求不足。

    还有很多流派把经济周期性波动归因于供给方面的变化,比如存货变化周期、房地产建造周期、企业的设备投资周期,以及技术革命和制度创新周期等等。

    而最近20年,最引人关注的还是货币伸缩、商业银行信贷伸缩、资本市场涨跌所造成的金融膨胀与收缩。从2002年以来的全球流动性过剩和资本市场、商品市场、地产市场大牛市极大地刺激了全球信用的扩张,并带动了消费的繁荣和投资的高涨。而2007年开始的美国次级按揭贷款危机最终演变为西方金融机构倒闭风潮、信贷和信用危机、资本市场暴跌和全球经济危机。

    如果2008年开始的这一轮全球经济危机在本质上是由需求因素造成的,那么只要供给方面的长期财富创造能力不衰退,需求周期性上涨,经济就能很快恢复。如果本轮危机的本质是由供给方面的财富创造能力衰退引起的,那么恐怕这一轮经济衰退要持续较长时间。如果其本质原因仅仅是金融体系的杠杆过大,那么西方金融机构“去杠杆化”过程结束后,随着信用和信息的逐渐恢复,全球经济形势就会很快好转。

    事关未来形势的判断和应对周期的策略,这一轮经济危机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呢?

    财富分配与商品过剩

    作为经济学家,马克思以经济周期理论深刻揭示了资本主义建立之后200多年的经济运行本质。

    马克思认为,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坚持扩大再生产,而工人在被剥夺剩余价值的过程中逐渐贫困。最终,产品越来越多,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却没有能力购买,结果产品相对过剩。

    这一理论从财富分配的角度解释了社会总需求阶段性不足的必然规律。当财富分配机制有利于提高大部分人口的需求满足程度时,社会总需求上升,财富和经济处于上升周期;当一个社会的财富分配体系只能提高少部分人口的需求满足程度、更多人口的购买力需求下降时,则社会总需求不足、产品相对过剩,经济的下降周期必然来临。

    在财富没有向全社会扩散以前,尤其是在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纺锤形”社会财富结构形成以前,财富结构和财富分配体制的确是造成早期资本主义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本质原因。事实上,尽管西方国家不承认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但是它们在培育中产阶级、建立完善福利制度、向富人征税并向穷人转移支付等方面,的确采纳了马克思的主张。

    对于当代中国经济而言,马克思对经济周期的解释则更有借鉴意义。中国目前正处于工业化阶段,制造业产品生产能力正在膨胀且已经存在一定过剩,中产阶级还不是人口的主体,社会贫富差距明显扩大。此时,我国政府的确应该加大税收转移支付制度,尽快完善社会保障体制,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社会总需求的持续提高,为财富增长提供足够的动力。

    从这一全球经济危机的起因分析,美国的次级按揭贷款虽然通过金融创新的方式圆了很多中低收入者的住房梦,却忽视了中低收入者的长期还款支付能力不足,因此,一旦房地产下跌、贷款违约率提高,就引发了这次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而中国的城市商业房地产价格上涨超出了一般居民的购买能力,也是造成地产投资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

    凯恩斯主义不能解释中国经济

    凯恩斯是现代西方经济学领域最有影响的经济学家之一,有人把他称为“战后繁荣之父”。

    凯恩斯也观察到了社会总需求周期性变化规律,但是他没有从财富分配角度来解释社会总需求不足,而是认为有三大定律造成了总需求不足。

    第一个定律是“边际消费倾向递减”:人们挣的钱越多,拿出来消费的比例就越少。当收入很少的时候,全部工资花掉还不够;当收入很多的时候,拿出一部分消费就够了。因此社会越发展,整个社会的消费倾向越低。这样慢慢地就会造成社会消费需求不足。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