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6章 谁能战胜财富周期(2)

作者:滕泰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第二个定律是“资本边际效益递减”:初始投资回报率很高,但是资本投入越多,平均回报率则越低。这样下去,整个社会的投资需求就会越来越低,也造成社会总需求不足。

    第三个定律是“货币流动性偏好”:当人们的消费需求下降、投资效益递减时,越来越多的货币会沉淀在商业银行体系中。利率极低的情况下,甚至会形成“货币流动性陷阱”—银行体系的资金既不能通过信贷刺激消费,也不能形成投资,而是在货币体系内“空转”,进一步加剧社会总需求不足。

    凯恩斯认为,正是这三大定律造成了周期性的社会需求不足。为了避免经济危机,政府必须通过货币政策和财政投资政策来刺激社会总需求。

    凯恩斯的这三大定律表面上看起来很有道理,实际上隐含了很多假设条件:生产技术不变、产业结构不变、不存在消费升级、不存在财富分配和社会福利制度的改善、不存在金融安排方面的效率改进等等。在技术革命、社会分配体制改善、金融安排改善、产业升级等特定的历史背景下,上述三个定律(实际上是三个假设)都是不成立的。

    技术革命不仅会提高资本的边际回报,而且其财富效应会提高社会总需求,改变边际消费倾向递减的规律。而社会分配体制的改革、福利制度的完善、消费信贷等金融创新同样会提高社会边际消费倾向。至于完善的资本市场体制,尤其是类似于风险资本市场等制度安排,则缩短了资本的回报周期,不仅提高了资本的边际回报,而且改变了货币的流动性偏好。

    比如,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经济曾经有长达10多年高增长、低通胀、低失业率的繁荣局面,就是因为技术创新和金融创新改变了凯恩斯三大定律。首先是信息技术革命提高了资本边际回报率,创造了新的社会需求、提高了社会边际消费倾向。其次,由于创业板、私募股权、风险投资等金融创新,投资新兴产业的资本退出速度加快。由于新兴产业本身的增长、新兴产业对传统产业的改造、新兴产业通过股市财富效应对传统产业的刺激,导致传统产业的周期性衰退部分被抵消,从现象上似乎改变了整个经济的运行轨迹,表现为10年的持续高增长、低通胀和低失业率的现象—这种在金融创新和技术创新背景下的特殊经济繁荣被人们称为“新经济”。

    显然,2008年以后的美国和西方经济,既不可能有20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革命,也不能期望再次出现类似次贷金融创新所带动的地产和金融繁荣,所以凯恩斯主义三大定律所决定的经济衰退周期必然会一直笼罩着欧洲和美国。

    而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背景并不符合凯恩斯主义隐含的假设。

    首先是制度变革极大地提升了资本的边际回报率和居民消费倾向,进而提升社会总需求,拉长经济繁荣周期。比如,中国在20世纪70年代末实行的农业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80年代的企业承包制、租赁制改革,90年代的股份制改革和市场化体制的逐步建立,21世纪初加入WTO进一步融入世界市场等等。在这些阶段,整个社会的总需求总是持续上升的,凯恩斯主义周期性规律根本不起作用。

    目前,中国仍然处于消费升级、城市化、工业化、金融深化阶段。这个时期的中国经济既有200多年前欧洲纺织业技术革命成果的滞后传播,也有150年前钢铁、铁路技术革命的成果提高后的财富拓展,还有化工业、汽车、通信等第三、第四次科技革命成果在中国的应用,当然也有全球最高端的生物技术、空间技术的财富拓展。与此相伴随的还有工业化、城市化时期的财富和消费升级,以及经济货币化和金融深化、经济开放带来的社会总需求增长。这个时代的中国,人们的边际消费倾向不是递减的,而是递增的;个别传统产业的投资回报率有递减的现象,但是整个社会总的资本边际投资回报率是稳定的,有时候甚至是递增的;同时中国的大部分企业都处于资金饥渴状态,也不应该存在货币流动性“空转”的现象。所以凯恩斯主义周期理论在中国基本不适用。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用总量调控政策来应对结构性经济问题,一会儿“踩刹车”,一会儿“踩油门”,反而会放大经济波动。

    长周期:技术的能量和制度的“场”

    长周期理论始于前苏联经济学家尼古拉·康德拉季耶夫,人们甚至把五六十年的经济周期称为“康德拉季耶夫周期”。康德拉季耶夫通过实证研究发现,产业革命以来,全球经济周期非常有规律,基本上每过五六十年就有一个长周期:前面三四十年经济增长速度较快,后面二三十年经济增长速度放缓。

    全球经济第一次长波从18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至1810~1817年为上升期,1810~1817年至1844~1851年为衰落期;第二次长波开始于1844~1851年,从那时起到1870~1875年为上升期,1870~1875年至1890~1896年为衰落期;第三次长波开始于1890~1896年,至1915~1920年为上升期,而衰落期则开始于1914~1920年间,到康德拉季耶夫著书之时第三次长波的衰落期仍在继续。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