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6章 谁能战胜财富周期(6)

作者:滕泰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从经济周期到财富周期

    通过对上述传统周期理论的回顾,对照其对当前全球经济周期的解释力,我们会发现,本轮周期既有需求方面的原因,也有金融伸缩的影响,还有存货和设备投资等供给方面的原因。然而,真正值得关注的并不是这些变化,因为需求周期会自动恢复,金融收缩一段时期之后自然会迎来下一轮膨胀,过多的存货和生产能力消化一段之后也会迎来生产的下一轮扩张……更值得重视的还是人类财富创造能力的变化,以及财富增长的长期动力。

    其实,自从有了人类,就有了经济周期和财富周期。为了理解经济周期的本质,我们不得不回归经济运行的财富本质,再次下沉到历史上不同的财富阶段,找出不同阶段影响人类财富增长周期的深层因素。

    气候和物种变化与生态财富周期

    原生态财富时代,人们的财富局限于小型动物和可食植物,财富总量主要取决于上述物种的繁殖速度,人类对这些物种食用性的认识能力、种植或驯养能力。

    那时候,竞争性物种的突然兴起或者可食用物种的突然衰落,会大幅减少某一区域人类可利用的财富总量。而在某些物种繁荣的季节里或者迁徙到采猎对象丰富的区域里,人们又面临着大量过剩的财富无法消费。由于贮藏技术的匮乏,人们只好在财富过剩时浪费、在财富匮乏时忍饥挨饿。

    除了冬天的采集和狩猎对象大量减少之外,即使在同样一个季节,越来越多的人也会逐渐聚集到那些气候适宜物种生长的地区,于是在最适合人类采集果实和猎取小型动物的场所,以及河流、山川、湖泊等适合农作物的地方,人群逐渐集中。而其他物种则被迫逐渐向森林、山地等环境退却。

    对于物种可食用性的认识也可以极大地提高人们的财富总量,比如16世纪,一些航海家把土豆从南美洲带到欧洲,作为花园里的观赏植物。直到18世纪初期,人们才发现,土豆的营养成分是谷物的双倍。于是,土豆的种植风靡整个欧洲,成了最重要的食物之一。如果没有土豆,就没有17世纪的人口大爆炸。

    显然,原生态的经济周期本质是物种和季节变化周期,以及人类对可食用物种的发现周期。

    周期性的土地和粮食危机

    在几乎所有气候湿润、适合耕作的土地被开垦之前,生态财富周期性并不明显,主要体现在不同年份的气候变化导致农作物的丰欠。当越来越多的耕地被开垦,只剩下沼泽、森林、山地、缺水的草原和荒漠的时候,土地危机造成的周期性财富危机才开始出现。

    可开垦土地增加速度的减缓与人口增加速度的相对较快开始产生矛盾,再加上土地交易和行政强权兼并活动,土地集中程度越来越高,于是出现大量少地或无地人口。一旦土地过度集中到少数人手中,就会降低其他人种植的积极性,结果,生态财富总量下降。当这种矛盾发展到极端时,夺取土地甚至消灭人口的战争代替土地开垦成为更重要的解决方式。

    除了周期性土地危机,生态财富时代的粮食危机还常常与河流的周期性泛滥或枯竭有关系。

    几乎所有的农业经济都是依托于大河冲击性平原而繁荣起来的。比如两河流域、恒河印度河流域、尼罗河流域、黄河流域等等都是人类农业文明的发源地。这些兴起于大河冲击平原的生态财富繁荣地区,不可避免地受到河流泛滥或河水枯竭的影响。比较典型的是中国的黄河流域,黄河水灾在秦汉时期平均每26年爆发一次,三国到五代十国时期每10年爆发一次,到宋代几乎每年都有河水泛滥,元代以后几乎每半年就爆发一次水灾。在解放前的2000多年里,黄河累计决口1500多次,改道26次。

    生态财富时代,周期性土地危机和粮食危机实际上是环境承载人口能力达到临界点的表现。每一次环境临界点出现,就会迫使一部分人口到更艰难的环境中去拓展生存的空间。在中国、印度、北非、中东、欧洲,人们逐渐从最适宜种植的地区向远离河流湖泊的山地、森林拓展。由于拓荒速度始终赶不上人口增加的速度,所以每隔一段时期,一个社会要么爆发内战、要么对外发动战争,然后就是人口死亡、瘟疫传播,从而使人口与土地之间重新达到平衡。

    在黄河流域,西汉时代开垦的荒地达8亿亩,唐代则超过14亿亩。到唐朝,长江中下游地区已经逐渐开发完毕。明清时期则进一步向岭南、西南、西北等地区拓展。新中国建立之后,主要是在严寒的东北和西北的草原地区进行了大面积的耕地拓展。目前中国的人均耕地面积已不足2亩。就算在西北地区完全没有灌溉条件、干旱少雨的黄土高坡深山中,也有人维持着低质量的生存。更由于农业历史较长,土地开垦过度,目前中国的森林覆盖率不足13%。而农业社会历史较短的欧洲森林覆盖率则达到30%以上。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