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死去了的阿Q时代(8)

作者:孙郁   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和讯读书

    事实已经很明显的放在眼前,我们能不能说阿Q的时代是万古常新呢?我们愿意很坚决的说,《阿Q正传》着实有它的好处,有它本身的地位,然而它没有代表现代的可能,阿Q时代是早已死去了!阿Q时代是死得已经很遥远了!我们如果没有忘却时代,我们早就应该把阿Q埋葬起来!勇敢的农民为我们又已创造了许多可宝贵的健全的光荣的创作的材料了,我们是永不需要阿Q时代了!……

    不但阿Q时代是已经死去了,《阿Q正传》的技巧也已死去了!《阿Q正传》的技巧,我们若以小资产阶级的文艺的规律去看,它当然有不少的相当的好处,有不少的值得我们称赞的地方,然而也已死去了,也已死去了!现在的时代不是阴险刻毒的文艺表现者所能抓住的时代,现在的时代不是纤巧俏皮的作家的笔所能表现出的时代,现在的时代不是没有政治思想的作家所能表现出的时代!旧的皮囊不能盛新的酒浆,老了的妇人永不能恢复她青春的美丽,《阿Q正传》的技巧随着阿Q一同死亡了,这个狂风暴雨的时代,只有具着狂风暴雨的革命精神的作家才能表现出来,只有忠实诚恳情绪在全身燃烧,对于政治有亲切的认识,自己站在革命的前线的作家才能表现出来!《阿Q正传》的技巧是力不能及了!阿Q时代是早已死去了!我们不必再专事骸骨的迷恋,我们把阿Q的形骸与精神一同埋葬了罢,我们把阿Q的形骸与精神一同埋葬了罢!……一九二八年二月于上海附记

    《死去了的阿Q时代》总算写定了,不过有几句声明应该补记在这里:就是这一篇评论完全根据鲁迅的《呐喊》、《彷徨》和《野草》三书而作,一切的论断也依据这三本书而定,所以算不得一篇完善的鲁迅论。我觉得鲁迅的真价的评定,他的论文杂感与翻译比他的创作更重要。他在中国新文艺运动的初期是很有力量,很有地位的,同时他的创作对于新文坛的推进,也有很大的帮忙,这是不可抹煞的事实。可是本篇单纯的论他的创作,就没有办法涉及其他了,所以关于他反抗封建势力……一类的杂感里所表现的时代精神,只有让读者在《坟》、《热风》、《华盖(正续)集》一类的书里去寻求了。(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对钱杏诸文章的看法请参看《二心集•“硬译”与“文学的阶级性”》以及1930年10月13日致王乔南的信。

    注:

    ①钱杏(1900~1977),笔名阿英,安徽芜湖人,文学家,太阳社主要成员。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