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4节:十年:三上纳斯达克(3)

作者:季琦   出版社:广东经济出版社  和讯读书


  每次去,秘书都会让季琦在办公室外面等,就算领导不忙,也得等。“国企领导都这样,很正常。开始要等10分钟,后来逐渐熟悉了,就变成5分钟。”最终,“范经理”答应一起参与创业。

  携程为什么能成功?季琦说,因为我们四个人不同。一位携程系老人告诉记者:梁建章是深挖坑的人,他管理细腻而又善于拥抱新事物,最后选择去美国读博士,理想是做个研究型企业家;沈南鹏熟悉投行业务,平日里也像一架高速运转的精密仪器,走到哪里,就把一阵强风带到哪里;范敏,勤勤恳恳,总能把自己一亩三分地的事情做好做实,确实是守业型的典范;而季琦,是个充满激情、胸怀坦荡的人,他重情义,但不会因为情义优柔寡断。

  有些细节得以在采访中澄清,譬如:季琦是携程的第一任CEO,后来才是梁建章;在最初创业的日子里,季琦是全职,其他三位利用工作之余一起开会讨论,一道走过创业之初的艰难时光,地点就在徐家汇教堂南侧气象大楼17层的半层楼面,200平方米,与季琦的公司协成共用。

  10月28日,网站名称由“游狐”改为“携程”,正式上线。给了携程第一笔风投的IDG章苏阳后来解释那次“投人”眼光:“这四个人有点像一组啮合,各个齿轮之间咬得非常的好。团队成员的背景和素质,足够执掌他们将要操作的公司。”

  但是,四个聪明人,四个内心骄傲的男人聚在一起做一份事业,摩擦碰撞是可以想见的。2002年初,季琦退出,代表携程创办如家,之后梁建章出国读书,沈南鹏创办红杉资本。

  辞职,就是一种业务重启,就是换个方式做事业。在过去10年间,季琦重启过2次。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说过:“能严格要求自己的人所能做的,只是让自己从那些违背其自尊心和志趣的活动中退出来。”

  事实上,季琦一直在寻找最适合的那片土壤:携程2年半,如家3年,汉庭近5年,是过去十年他不断踩下去、试深浅的三个脚印。在汉庭面前,他有意打住,向深处开掘,许多投资人都曾被他“将汉庭做成终生事业”的表白打动。

  “终生”的重要表征是季琦及其家族在汉庭所持股份的高比例。招股书上的数字显示了公司主席季琦的资本强势和投票权强势。一位圈内人说,很正常,经过几轮创业,谁都知道资本和发言权意味着什么。换个角度讲,季琦在汉庭投进了他的身家性命。

  抵抗诱惑的结果

  一则商业箴言说:所有的成功都是抵抗诱惑的结果。

  今天,常有激情满怀的年轻人,在饭桌上,在酒吧里,兴奋地宣布他发现了新的商业模式,马上就要建个直奔纳斯达克的网站,然后就听VC、PE在空气中飞来飞去。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