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6

作者:保罗·奥斯特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和讯读书
走到桥那头时,发现把布莱克想错了。他今天不会自杀,不会从大桥上跳下去。不会纵身跃入未知之境。走在前面的这个人,像别人一样神情自若地迈动脚步,从桥头逐级而下,贴着市政厅的环行道一路走去,接着朝北沿中央大街走过法院和其他一些市政机构,一步也没有放慢,继续沿唐人街前行,很快穿过了唐人街。这样的漫游一连持续了几小时,在这种情况下布鲁根本搞不懂布莱克要去什么地方,有什么目的。他似乎更像是为呼吸户外新鲜空气,纯粹是为了走路的乐趣而走路,而且随着路程的延续,布鲁不得不第一次对自己承认,他有那么点儿喜欢上布莱克了。
有一阵布莱克进了一家书店,布鲁也跟了进去。布莱克在那儿大约待了半个小时,慢条斯理地挑选了一堆书,而布鲁呢,没事可做,也浏览起书来,这当儿他还得小心遮掩着脸别让布莱克瞧见。布莱克朝他投过来一瞥,他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却还是想不起在哪儿见过。那眼神中有某种意味,布鲁对自己说,但就他所观察的情形而言,对方没想就此提醒自己注意,就是说也拿不准是否真有什么意味。
过了一会儿,布鲁偶然发现一本亨利•戴维•梭罗的《瓦尔登湖》。他翻翻书页,惊讶地发现出版商的姓氏是布莱克:“沃尔特•J•布莱克有限公司出版,版权所有,一九四二。”布鲁倏然被这巧合弄得神经兮兮,心想这本书里也许藏有对他有用的某种启示,某种灵光一现的寓意很可能会给这事情带来转机。可是接下来,脑子再一转,他就不这么想了。这是一个最平常不过的姓氏,他对自己说——而且,他知道布莱克的名字不是沃尔特。也许是一位亲属,他又想,或者干脆是他父亲呢。这最后一个猜想在他脑子里转了又转,布鲁决定买下这本书。如果说他看不见布莱克所写的东西,那么这至少可以让他看见他在看的东西。一脚远距离射门,他对自己说,但天晓得这里边是否能给出解读此人行为的某种暗示。
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布莱克付了书款,布鲁也付了自己的书款,再接着走。布鲁一直留意着对方显露的行事风格,这一路上搜寻着点点滴滴的线索,以便能让自己摸到布莱克的底牌。可是布鲁实在太诚实了,都不会哄骗自己,他知道到目前为止,这一切既不合辙也没有逻辑可据以推测将会发生什么事情。有那么一阵,他对这事情都有些泄气了。实际上,当他进而叩问自己内心时,意识到自己对眼前的一切总体上还是颇有信心的。两眼一抹黑也有它的好处,他发现,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会有一种令人激动的期待。这使你一直保持警觉,他想,这没什么坏处,难道不是吗?始终让头脑保持行动的清醒状态,留意一切细节,随时准备应对任何情况。
这样想了一会儿,之后布鲁终于又拓展了新的思路,而这时案情也第一次出现了某种转机。布莱克在中城一处街角拐了个弯,在那个街区走到一半,犹豫了一会儿,好像在寻找地址,他后退几步,又朝前走,几秒钟后,他进了一家餐馆。布鲁跟着他进去了,这当儿也没多想,毕竟是午饭时间了,大家都得吃饭,但是布莱克的迟疑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因为这表明他以前似乎没来过这儿,他念头一转马上想到布莱克是不是在这儿跟人有约。餐馆里面比较昏暗,相当拥挤,成堆成堆的人围在前面的吧台旁,一片说话声加之刀叉磕在盘子里的叮当声。这餐馆似乎挺贵的,布鲁想,墙上装饰着木制护壁板,餐桌上都是雪白的台布,他决定尽可能把自己的消费控制在最低限度。餐桌还有空位,布鲁找到一处位置,既能瞧见布莱克的一举一动又不至冒冒失失地靠得太近,觉得这是个好兆头。布莱克竖起手指表示要两份餐具,三四分钟后,一个女人进门来,朝布莱克桌边走来时,他脸上绽开了笑容,那女人落座前吻了布莱克的脸颊。这女的长得不赖,布鲁想。就他的品位来看,略嫌瘦了些,但总的说不难看。接着又想:现在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