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7

作者:保罗·奥斯特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和讯读书
不幸的是,那女人背朝布鲁,整个用餐过程中都没法让他看见她的脸。他坐在那儿吃着汉堡牛肉饼时,心想他最初的直觉也许是对的,归根结底这是一桩与婚姻有关的案子。布鲁已经想象着下一份报告该写点什么了,费心思索可用于描述眼下情景的词语给了他很大的快感。鉴于案子里又多出了一个人,他明白自己得作出某种决定了,比方说:他是应该继续跟踪布莱克,还是把注意力转到那女人身上呢?这有可能使破案工作进展更快些,但同时也有可能让布莱克趁机开溜,或许这更有可能。换句话说,与这个女人的会面是一种障眼法呢,还是一桩实在的事儿?这是案情的一部分呢,抑或不是?这是必然出现的情况呢,还是偶然现象?布鲁把这些问题考量了一会儿,得出的结论是现在下结论还太早。是的,有可能是一回事,他对自己说,但也有可能是另一回事。
饭吃到一半,事情却似乎变糟了。布鲁看见布莱克一脸惨然的样子,还没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看来那女人已经哭上了。至少从她身体姿势的突然变化上他就能猜到什么:她肩膀耷拉下来了,脑袋向前倾俯,脸埋在两只手中,后背一阵阵地战栗。也有可能是一阵大笑,布鲁分析道,但为什么布莱克的脸色那么糟糕呢?看上去现在这情形似乎是由他惹起的。过了一会儿,那女人把脸从布莱克那儿转开,布鲁瞥一眼她的侧影:毫无疑问是眼泪,他想,看着她用餐巾纸轻拭眼睛时,还能瞧见她脸颊上有湿润的睫毛膏在一闪一闪。她突然站起身,向女用盥洗间方向走去。布鲁又一次毫无遮拦地看见了布莱克,看见他脸上忧戚的表情,他几乎有点对他感到一种歉疚之意。布莱克朝布鲁的方向扫了一眼,但显然他什么都没看见,接下来,他几乎立刻把脸埋在了两只手里。布鲁试图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就是猜不出。看起来这两人的关系好像是玩完了,他想,感觉像是有什么事情终结了。但是,也有可能不过是闹了点小别扭。
女人回到桌边看上去好些了,接下来两个人坐在那儿有几分钟一句话也不说,食物也一口没动。布莱克叹了一两声,眼睛转向远处,终于喊人买单。布鲁也同样结了账,跟着这两人走出了餐馆。他注意到布莱克把手搭在她肘部,但也可能只是一种习惯动作,他告诉自己,很可能什么意思也没有。他们默不作声地沿着街道走着,在街角处,布莱克挥手叫了一辆出租车。他替女的拉开车门,在她坐进去之前,在她脸颊上轻轻触摸了一下。她报以一个带点儿勇气的微笑,但他们仍然一句话也没有。然后,她坐进后排座位,布莱克关上车门,出租车开走了。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