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5

作者:保罗·奥斯特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和讯读书
所以,范肖的赞誉给我带来了复杂的心绪。一方面,我知道他是弄错了。另一方面(这就是事情的晦涩之处),我又愿意相信他是对的。我想:是不是有可能我对自己一向过于严苛了呢?而一旦想到这一点,我就晕头转向了。一旦有了给自己补偿的机会,谁不会欣然接受呢——人的意志能够坚强到足以抵制那种希冀吗?这念头在我心里来回摆动,以至有一天我都能用自己的眼睛来重新估量它,经过这么多年音讯阻绝之后,我突然感到对范肖的友情又一下迸发出来了。
这就是当时的经过。我十分受用地接收了一个不在场的人的过分夸奖,对那一刻的软弱我默认了。我将很高兴拜读他的作品,我说,也会尽一切努力提供我的帮助。苏菲笑笑——是出于高兴还是失望,这我就难说了——随即从沙发上起身,把孩子抱到隔壁房间里。她站到一个高大的橡木橱柜前,拽一下柜门,随着铰链的转动门扇开了。你来看,她招呼道。搁架上那些满满当当的盒子,那些活页夹,那些文件夹和笔记本——比我想象的要多得多。我记得自己有些局促不安地大笑起来,勉强开了几句玩笑。接下来,所有的难题就是我们要商量怎样妥当地把这些手稿搬出房间送到我那儿去,最后,我们决定装进两个大号衣箱。装箱折腾了大半个小时,总算把每一样东西都塞进去了。很显然,我说,我得花点时间从头到尾仔细审读这些资料。苏菲叫我不用着急,一边表示给我添了这些负担要向我道歉。我说我能理解,她不可能拒绝范肖的要求。整个事情都充满了戏剧性,而同时又有几分令人讨厌的成分,几乎有些滑稽可笑。这美丽的苏菲动作麻利地把孩子搁到地板上,给我一个表示感谢的长时间的拥抱,然后吻了我的脸颊。有那么一会儿我还以为她要哭了,但那一刻过去了,她没有流泪。然后,我拖着两只大箱子一步一挪地下了楼梯,走到街上。两只箱子加在一起,差不多就是一个人的重量。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