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13节:敌情(4)

作者:丁兴良   出版社:广东经济出版社  和讯读书


  “有劳孙总了!”

  “我这个人就是热心,朋友相托,总得当事去办。今天迎接罗总的都是北京的一些名流,罗总是干大事的,我们这些人只能做些琐事。”

  “孙总抬举兄弟了,再大的事在你孙总眼里还不是小事?这些年都是靠着朋友的帮衬才有今天。”

  “罗总一出手,就是1000亿元,那还不是大事?不过罗总的话我爱听,没有朋友的帮助,那做个屁生意。”

  “那今后还得多倚仗孙总的帮助了。”

  “那没得说,我后面的那些朋友罗总一定用得着,有什么事你罗总召唤就是了。”

  “孙总真是个热心人,多谢了。”

  罗京天感觉到其中不简单,这个孙天毅话里有话,似乎已准备好了一个套等着他去钻。那个任天哲充当了什么角色?只是在机场碰到那么简单?罗京天警觉起来。本来这个项目就很招摇,1000亿元的工程在许多人眼里就是块唐僧肉,各方诸侯谁不想分一块?这次美国之行,国内媒体肯定会有所报道,他或许已成了众矢之的了。

  车驶出了北京市区,在郊外的高速公路上飞奔。大约半个小时后,车才下了高速公路,绕了几道弯,驶入了一家山庄。夜色已笼罩了大地,深秋的北京已有了点点寒意。山庄依山而建,静穆的山峦在夜幕下若隐若现。山庄里的建筑都不太高,一座座别墅错落有致地矗立其中。

  罗京天走进大厅,内部装潢之豪华与外面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八位青春靓丽的小姐排成两排,鞠着躬,齐声喊着:“欢迎光临。”

  一位身材修长、端庄甜美的女士面带微笑迎了上来,说:“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孙总大驾光临了。”

  “今天是春风一度的日子。我给介绍一下,这位是仁和公司的罗总,商界顶尖人物。这位是罗晴女士,山庄的老总。你们两位罗总多亲热亲热。”孙天毅说。

  “是吗?那我们500年前是一家了,与罗总真是有缘!”罗晴轻轻握了一下罗京天的手,嘴边始终挂着微笑。

  “孙总太抬举我了,一个乡下的土财主而已。罗总这里是美女如云呀,我现在是目不暇接了。敬请罗总多关照!”罗京天开着玩笑应付着。

  跟在后面的人陆续走了进来,孙天毅在一边招呼着:“先安排一下罗总住下来,罗总稍作休息,一会儿为罗总接风。”

  一位小姐走了过来:“罗先生这边请。”

  “那我就客随主便了。”罗京天朝大家点点头,特意给任天哲使了个眼色。任天哲意识到了,跟在罗京天后面随服务小姐走进了旁边的一座别墅。

  别墅内的装潢不亚于五星级的酒店,一进门就是宽大的会客厅,水晶吊灯、精美瓷器、法式家具、小型酒吧,都显示着主人不一般的品位。二楼有健身房、棋牌室、书房和两间客房。三楼是主卧,旁边有间超大的卫生间。卫生间里有桑拿间、按摩室和一个10平方米的浴缸。卫生间与主卧室相通。

  罗京天走进房间,任天哲边跟了进来边介绍着:“富豪山庄是北京超一流的休闲胜地,只有北京顶尖人物才能走进来。罗总住的一号别墅是山庄里最好的一座,这里住一个晚上8万元,还不是一般人有钱就能住的。”

  “这么贵?真不值得!”

  “值不值,罗总晚上就知道了。”任天哲在一边神秘地说。

  “这个孙天毅是什么人?你们以前认识吗?”罗京天没留意任天哲的话,顺着自己的思路问道。

  “我们不是很熟,只是在朋友的聚会上见过几次。这个人很有背景,跟上层人物关系密切。他父亲是个老革命,虽已退休,但各部委和省市现任很多领导以前都是他父亲的手下,在政界很有影响力,是个高深莫测的人物。”

  “那他那个天意公司是做什么的?”

  “做得很杂,也不是很清楚,有证券、房产、能源、旅游等,反正现在什么是热点,就有他的身影。这个富豪山庄就是他投资的。”

  什么富豪山庄,听名字就俗,像个土财主,把金银珠宝堆积在众人的面前,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他的富有。罗京天对这个人很不以为意。

  “那他到机场接我,就是受朋友之托那么简单?”凭着杨胖子的面子,孙天毅不会如此大费周章,这其中必有奥妙。

  “可能想与您在项目上有所合作吧。”

  合作?有什么好合作的?对这类高干子弟办的公司,罗京天一向敬而远之,这都是些眼高手低的人物。官场相争比生意场上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国的商人应当关心政治,但不要热衷政治,这是罗京天的信条。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早晚得水落石出的,罗京天不再多问。

  罗京天简单洗了一下脸,楼下的服务员已叫道:“罗先生,您好了吗?那边叫您过去了。”

  罗京天与任天哲下了楼,跟服务员走进了一间小型的宴会厅。厅内已坐满了两桌,只有正中央还空着一个位子,显然是为罗京天留着的。

  罗京天刚坐下,服务员就?上了一杯茅台酒。坐在他旁边的孙天毅端着酒杯站起身来:“今天我们给罗总接风,喝下这杯酒,罗总今后就是我们的带头大哥。罗总指向哪里,我们就跟向哪里。为罗大哥干杯。”

  什么带头大哥,弄得像黑社会似的。罗京天听着别扭,也不能说什么,在大家高呼的“干杯”声中,喝下了杯中酒。茅台酒干烈如火,罗京天觉得胸口在发烧,他强压着。座上的人纷纷举起了酒杯,向罗京天敬酒:

  “罗总,好事成双,我敬您一杯。”

  “罗总,事不过三,我敬您一杯。”

  罗京天难以推辞,接连三杯酒下肚,就听到心在急剧跳动,快从口中跳出来了。另一桌的人也涌了过来,向罗京天敬酒,罗京天只能竭力推辞了。

  “兄弟不胜酒力,真不能喝了,不好意思!”

  “别人敬的酒罗总喝了,我们敬的酒就不喝了,是不是看不起我们?”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说道。

  “我真不能喝了,喝下去兄弟得失态了。多包涵!”

  敬酒的人还是不依不饶。这就是中国的酒文化,不喝多还叫喝酒吗?任天哲从旁边挤进来,说:“罗总真不能喝了,我替罗总喝吧!”

  “你算哪根葱?你与你媳妇上床我能替吗?”这家伙酒喝得有点多,说话失态了。任天哲恼怒的脸扭曲了,在竭力克制着。

  罗京天担心闹出不愉快,端起酒一饮而尽。孙天毅在一旁说道:“下面敬罗总的酒,我代了。”敬酒的人再没有异议,孙天毅一一与大家碰着杯,接连10杯酒下肚,脸色竟丝毫没变。

  桌上常是男人们较量的另一个战场,满桌的山珍海味没勾起丝毫的兴趣,只有手中的酒杯才是人们感兴趣的对象。罗京天感到肚子里在翻江倒海,只能不停地喝水,竭力压制着。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