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18节:敌情(9)

作者:丁兴良   出版社:广东经济出版社  和讯读书


  15

  中国北京2008年11月10日上午10:30

  罗京天坐在沙发上,翻着手中的书,可脑子里在翻腾着。罗京天出生在江南的一个小镇上,父亲是一家国营饮食公司的经理,虽经历了艰苦的年代,但在家中排行最小,受着父母的宠爱,享受着童年的快乐长大。童年时代的物质虽没有现在这么丰富,但冬天里热乎乎的番薯,夏日里凉丝丝的冰棍,躲在被窝里偷吃着母亲暗地里塞给他的糖果,至今都让他刻骨铭心,回味无穷。当其他同学都在为考大学废寝忘食、日夜苦读时,他却轻而易举地考入了上海的一所名牌大学。大学期间,别的同学都在忙于谈恋爱,他却对刚进入中国内地的股票产生了兴趣,用省下来的零花钱,尝试着进入了股市,且颇有收获。这引发了更大的兴趣,他索性放弃当时最热门的法律系,转入了经济系。大学毕业以后,他进入一家证券公司,两年后,辞职创建了仁和公司。10多年来,几经沉浮,仁和公司发展成拥有500亿元资产的综合型投资公司。虽随着政治风云的变化,也经历了潮起潮落,几度变迁,但总的来说,他的人生走到现在还算是顺风顺水的。但这次杭州湾投资项目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这其中将会有如何的变故?罗京天心中没底了。他隐隐感觉到一场风暴即将来临,他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去面对了。

  门铃声响了,服务员打开门,孙天毅领着昨晚的一帮人走了进来。他直接坐在罗京天的对面,那个叫墩子的家伙坐到了他的旁边。其他人找来了椅子,把罗京天围在中央。

  “今天请罗总品茶来了,俗话说‘茶是水中之君子,酒是水中之小人’,今天我们亲君子,远小人。我这里有极品龙井,这是江淮省领导孝敬我老头子的,我偷了点过来,让罗总尝尝。”孙天毅漫不经心的话在透露着他不一般的身份。

  “那我今天是沾孙总的光了。”罗京天应答道。

  服务员端出了一套紫砂茶具,蹲在旁边娴熟地泡上了茶,端到他们的手中。罗京天轻轻抿了一口,甘醇清香,韵味无穷。看杯中根根茶叶矗立在水中,碧绿清透,罗京天连声说:“真是好茶!”

  孙天毅摆弄着手中的茶杯,说道:“品茶有三品:含在口中,悟大地之灵气,吸万物之精华,这是在用心品茶,是上品;小口抿,细细咽,只感觉到茶的幽香,那只是用感官去品,算是中品;茶到杯干,一口下肚,那是用嘴品,是下品。”

  孙天毅话有所指,罗京天有点不自在,说:“孙总的话很有哲理,做人亦是如此。心随气生,心神合一,那是人之上品。口随心生,心口一致,那是人之中品。口随念生,口不对心,那是人之下品。”

  罗京天的话让孙天毅有了一丝的尴尬,他晃了下脑袋,说:“罗总的话,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有个农夫上山遇见了一个神仙,神仙对他说:你遇见我也是有缘,你有什么愿望可以提出来,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农夫说:我的愿望很简单,想有一间房子,衣食无忧,无病无灾,每天都快乐地活着。神仙说:你的愿望太高了,有钱了难免就有了烦恼,无钱就会缺衣少食。你要有钱又要无烦恼,那是我们神仙过的日子,我不能满足你。我们都是凡人,凡人总有欲望,有欲望就难以心口一致了。围在你身边的人,都是对你有所求的,难免就口不对心了。”

  孙天毅的话让周围的人都感到了不自在。他的话很直白,但很实在,谁又能时时做到心口如一呢?墩子在一旁听得有点不耐烦了,插话道:“这个世界是以成败论英雄,成功的人谁都去巴结他,失败的人人品再高,有个鸟用!一切要凭实力说话!”

  墩子的话让周围的人都笑了。话糙理不糙,现实确实如此。罗京天自嘲地说道:“这话也不无道理。只是我们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下品人罢了。”

  罗京天的话让墩子来了兴致,接口道:“我觉得识时务,懂大体的人是上品人。随波逐流,风吹两边倒的人是中品人。自以为是,固执己见的人是下品人。”

  “就你话多,我看这里就你一个下品人。”孙天毅训斥道。

  “罗总,兄弟是粗人一个,不会说话,甘愿受罚。”墩子向罗京天抱拳一躬。众人又笑了。

  “我这个兄弟人虽粗,但很讲义气,愿为朋友上刀山。”孙天毅说道。

  “哪天罗总用得上兄弟,说一声,没有摆不平的事。”墩子接口道。

  “以后倚仗各位的事多了,在此谢过了。”罗京天应付道。

  “听说罗总在运作一个大项目,特意把北京的各路诸侯请来,就是想看看能帮罗总做点什么,我也算是尽到朋友之托了。”孙天毅把话引入了正题。

  “这个项目还在立项中,现在是个未知数。真到那一天,欢迎各位一起合作。”罗京天不动声色,看着事态的发展。

  “我知道已报国务院审批了,上层这一块我负责摆平。今天就是想与罗总谈谈下一步我们如何合作。”孙天毅两眼紧紧盯着罗京天,就像一头饿狼盯住了猎物。

  “那孙总有什么好的建议?”

  “我看过罗总的规划书,杭州湾项目主要有两大部分,一是旅游风景区的开发,二是动力设备制造基地。兄弟对制造业不懂,对旅游业情有独钟,我们想请您把九龙山度假村及周围别墅这一块让我们来做。罗总也看到了,运作度假村是我们的强项,富豪山庄就是北京顶级私人俱乐部。我计算过整体投资不超过100亿元,也就占了项目的十分之一。罗总还是这个项目的领袖,主导人物。”

  这个孙天毅胃口果然很大,一刀下去就割掉了最肥的一块肉。度假村、别墅,谁都知道是利润最丰厚的一块。

  “这恐怕不行!这个项目两大主体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动一块,整个味道就变了。再说孙总这个提议,也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决定得了的。”罗京天觉得此时已没有必要含糊其辞,该摊牌时总是要摊牌的。

  “一个人手再大,是遮不住天的!”孙天毅脸上露出了不快。他如此大费周章,这个姓罗的竟如此不识抬举。

  “大丈夫有所为,也有所不为,我这个人做事习惯如此。如果我与孙总换个位子,您也不愿意为他人做嫁衣吧?”在原则问题上,罗京天不会有丝毫的松动。

  “这个项目在上层还有争议,能否通过还很难说。”孙天毅威胁说。

  “通不过,我就把它全部让给孙总来做。捧着金饭碗,还怕没饭吃?只是勉强的事,我做不来。”罗京天答道。

  “一个人只有一双手,伸得太长,当心被砍。”墩子在旁边阴森森地说。

  “一只青蛙有4只脚,在池塘的荷叶上欢快地跳来跳去。一只蜈蚣爬了过来,看到青蛙快乐的样子,就嘲笑它:你只有4只脚,有什么可神气的?我可是有16只脚。青蛙看了看蜈蚣,说道:你有那么多脚,你知道走路时先迈哪只脚吗?蜈蚣糊涂了,不知道先迈哪只脚,趴在那里动弹不了,最后饿死了。”罗京天不愿气氛弄得太僵,讲了一段小故事。

  孙天毅当然听懂了罗京天的寓意,大口喝着茶,也不讲究这算是几品了。心中的恼怒抑制着,当着许多人的面,不便发泄出来。墩子在旁边也感觉到孙天毅心中的不快,撕破了脸皮说道:“罗总昨晚一夜风流了吧,不要乐极生悲哦!”

  此时任天哲与小莉、小丘走了进来,悄悄站在罗京天的身后。他松了口气,笑道:“哈哈!我又不是什么国家公务员,我罗京天身边有个女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更何况我还是个光棍!”

  “富豪山庄的女人不是那么好玩的吧?”墩子不甘心。

  “那请孙总开个价吧,我照单付账。”

  “恐怕你付不起!”

  “笑话!还有我买不起的单吗?”

  墩子再也忍不住了,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姓罗的,你有几个臭钱狂什么?”边说边向罗京天抓来。刚到胸口,手被小丘一把抓住了。墩子使出浑身的力想挣脱,手却被焊住一般,纹丝不动。小丘手臂轻微一挥,墩子被扔到了沙发上。

  孙天毅恼怒到极点,再也克制不住了,站起来训斥道:“你不要丢人现眼了,哪有让罗总买单的道理,这还不被罗总看扁了?罗总,我这个兄弟鲁莽了,您大人有大量,在下给您赔礼了。”

  罗京天也站起身来,握住孙天毅的手,说:“孙总言重了,不打不相识,我交定孙总这个朋友了,望孙总不要嫌弃。”

  罗京天知道今天算是与这个孙天毅结下梁子了,以后免不了争斗一番。商人的争斗是心中暗暗较量,拳脚相向只是流氓行径,是上不了台面的。

  孙天毅带着那帮人退去了,出门前,拍了拍小丘的肩,说:“小兄弟,好身手!”

  罗京天不再停留,让穆杨到前台结了账,上了任天哲的奔驰车匆匆离去。[2]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