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30节:迂回(2)

作者:丁兴良   出版社:广东经济出版社  和讯读书


  25

  中国北京2008年11月20日晚上8:00

  蒋中旭的来访,让田副部长非常高兴,他推掉了晚上所有的应酬,早早回到家,让保姆多准备些菜,拿出了珍藏多年的茅台酒,准备今晚痛快地喝一顿。

  田副部长与蒋中旭是在血火里滚出来的战友。那是1978年,田副部长还是某部六连连长,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他奉命带领六连穿插到敌后,途中被敌发现了,六连受到了越军一个团的包围。那场战斗血火纷飞,尸横遍野。身边的战士一个个倒下,活着的人都杀红了眼,冒着枪林弹雨,一次次冲向敌军阵地。整整打了一天一夜,最后冲出包围时,就剩下他和蒋中旭。蒋中旭是六连一排排长。田副部长在战斗中左腿中了一枪,蒋中旭背着他寻找附近自己的部队。那时他们已整整一天没有吃喝了,打了一天也早已经筋疲力尽。田副部长让蒋中旭放下他,自己一个人走或许还有活着回部队的希望,背着他只有死路一条了。蒋中旭斩钉截铁地说,要死就死在一块,只要有一口气,绝不放下他。他们在森林里整整走了7天,饿了以野果充饥,终于回到了部队。这段经历田副部长至死难忘。

  对越反击战之后,田副部长从连长一路升迁至某军军长,7年前以少将军衔转业至地方,任某省公安局副局长、局长,两年前调任某部当副部长。蒋中旭在15年前就脱掉了军装,不久下海经商,创办了华润公司。这10多年,两人天南地北,虽一直保持着联系,但见面的机会很少。

  蒋中旭进屋见到田副部长,也不忘敬了个标准的军礼:“你好,老连长!”

  两个已过半百的男人忘情地拥抱在一起,哈哈笑着,笑得两眼热泪盈眶。他们之间的友情在旁人看来是难以理解的,是一个人可以为另一个人挡子弹的友情,是一个人可以为另一个人放弃生命的友情。两位重逢的战友坐在一起,时间又回到过去那段军旅生涯,又回到了那段生死与共的岁月。

  酒喝得酣畅淋漓,喝得荡气回肠。两瓶茅台很快喝完了,田副部长还嚷着拿酒,田夫人走了过来:“老田,已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少喝点!”

  蒋中旭忙劝说道:“老连长,我今天喝得差不多了,改日再接着喝。”

  “中旭,今天的酒喝得痛快,离开部队就没喝得这么痛快过。你难得来,就得喝得尽兴!”田副部长正在兴头上。

  “老连长,这几天我不走,只要你有时间,我天天来陪着你。”蒋中旭今天不单纯是喝酒来的,还有事要谈,酒喝多了要误事的。

  田副部长感觉到蒋中旭有事要谈,没再坚持,让夫人给他们泡茶,把蒋中旭请进了书房。

  蒋中旭与田副部长都是军人出身,说话不喜欢绕圈子。两人坐定,蒋中旭就谈到了网络上有人剪接录像,用视频诬陷罗京天的事。

  “这个罗京天不仅是仁和公司的老总,还是国家政策研究办公室的研究员。昨天首长还特意请他吃了晚饭,首长已知道了此事。他是我生意场上的战友,他的仁和公司我也是股东之一。这件事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必受人指使,有人想以此事搞垮仁和公司。我们也可以以法律手段起诉有关人员,但这样会旷日持久,对我们即将实施的杭州湾项目不利。我想请老连长出面,尽快把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田副部长略加思索,答应道:“我明天就让有关部门设立专案组办理此事。”

  “这件事背景很深,可能会涉及已退休的一位领导的公子。”蒋中旭提醒道。

  “一切以法律为准绳,谁违法,就得受到法律的制裁,不管涉及谁。”田副部长斩钉截铁地说。一位已退休的老干部,不管他多叶大根深,毕竟他已属于过去。在其位就当谋其政,何况这还是生死战友所托。

  “还有一件事,在北京郊区有家富豪山庄,也是这位公子开的,里面设赌设黄,房价达到8万元一天,这在北京的生意圈里已是公开的秘密。只不过这位公子仗着自己有背景,有关部门敢怒而不敢言吧!”蒋中旭乘机进一步加码。

  “那就连根拔起,打个干净彻底的歼灭战。”田副部长不失军人风范,与蒋中旭在一起更是让他回到了火光冲天的战场,从死人堆里滚出来的军人都是有血性的军人。

  “这件事不能交给市局办,以免走漏风声。”蒋中旭深谋远虑。

  “我让分局去办。放心吧,我是不打无准备之仗的,不打则已,打则必胜!”田副部长胸有成竹。

  公事办完,两人聊起了家常。蒋中旭问道:“我侄女现在还在读书?”

  田副部长结婚较晚,只有一女,今年还不满20岁。谈到女儿,田副部长有一肚子的不满:“明年就大学毕业了,本想让她找份工作就行了,谁知她一点都不安分,嚷着要出国留学。现在的孩子读完书,不知道去报效国家,就知道往国外跑!”

  “老连长,你的思想过时了。出国留学有什么不好,多学点知识能更好地报效国家。侄女是学理工科的吧,这件事交给我了,美国几所知名大学都与我公司有合作,安排?女读书还不是小事一桩!”

  “这样不好吧?”田副部长有点犹豫。

  “老连长,你不会以为我是在向你行贿吧?你放心,我没忘记你当年的教诲,从不做违法的事,不赚昧心钱。我儿子也在国外,侄女到了美国,两人也有个照应,说不定我们还能成为亲家。”

  “那好!哈哈!”两个男人爽朗的笑声飞出了窗外,飞向天空。

  分局程局长一早就接到了田副部长的电话。

  “小程,注意到近期网上出现的不和谐声音吗?”田副部长的声音很严厉。

  “没,没注意到。这段时间工作比较紧张,我……”田副部长电话来得突然,问得也突然,程局长摸不着头脑了,不免有点紧张。

  “网上出现了篇《中国首富的糜烂生活》的文章,还配发了一段淫秽视频,这在社会中产生了极坏的影响。现在全国上下都在建设和谐社会,这篇文章在激发一些人的仇富心理,将影响到当前社会的稳定。你马上成立一个专案组,你亲自挂帅,尽快查明事实的真相。如果有人别有用心,你们要从重从快,予以打击!给你3天时间,3天内我等你的汇报!”

  “好的,首长!您放心,我马上就办!”

  程局放下电话陷入了沉思。田副部长跳过了市局,直接打电话找他另有深意。程局原是田副部长手下的一个科长,1年前田副部长亲自下令把他下放至分局任局长,外人都在传他是挂职锻炼,曲线救国,领导必有重用。

  田副部长亲自将此案交于他办,必是在考验他的能力。程局想到这,不敢怠慢,马上召集分局各科室领导开会。会上程局通报了田副部长的指示:“同志们,领导很重视这件事,指示我们从重从快,今天我们成立专案组,由我任组长,刘局和刑侦队的老王任副组长。老王你把手头的案子先放一放,亲自挂帅,3天内我要有结果!”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